我和我的橙色

(寫於2010年南非世界杯決賽前夕)

荷蘭失驚無神殺入決賽,我才如夢初醒,從來沒有為我和我的橙色寫過什麼,因為從來沒有機會。就趁他們在(終於)捧杯與(再一次)令人失望之間,寫一點什麼。

依稀 記得莫太為94世界杯巴治奧射失的那個12碼失落了半天,我卻是1998年才開始看足球,我到現在搞不清楚荷蘭吸引我的,是他們好波,還是因為一些無聊有 趣的小事,例如差不多2米的雲達沙竟然被矮他一大截的奧廸加撞至90度倒下、柏金這種國際級球星有飛行恐懼症、孖生兄弟可以一齊入選國家隊。總之98年以 後,我便無橙不歡。所以我房間的牆是橙色的,我的手錶銀包筆記本書包筆盒discman等等等等都是/曾經是橙色的,愛上了香橙朱古力,我建的網頁是橙色 的,你在讀的這些文字也是橙色的。

人喜歡讓他們笑的東西,愛的卻多是能令他們哭的東西。98年後的世界杯歐洲杯,他們有那屆不是叫好不叫座?(答案是連決賽週也不入的日韓世界杯。) 千禧年歐洲杯他們在自己地盤對意大利竟然90分鐘內射失2個12碼,加時後互射12碼出局,一個人在家看球看到凌晨5點,還要攞嚟賤播著 Lacrimosa的悲壯音樂,內心戚戚然又哭不出來,眼光光看著天亮,沒有睡便頭昏腦脹地上學去。一晚被11個男人這樣折磨,卻沒有動搖我對他們的愛 (盲目大概是女人與球迷的死性),只是,開始習慣了他們的失敗。

所 以,說來諷刺,早幾年粒粒皆星的荷蘭隊沒有得到什麼榮譽,我最喜歡的球星都相繼退役,我的橙色年代已經過去,今年這隊除了洛賓以外我都很陌生的荷蘭隊, 「竟然」靜悄悄地打進了決賽。習慣了失望,如果他們真的捧杯了,我還真的不懂反應 (據說球隊根本沒有訂四強後的酒店,因為根本沒有想過會在南非留這麼久)。我當然極度期特荷蘭捧杯 (我還為了要留在北京看決賽特地改了火車票啊!) – 身邊不時有朋友因為某某球星退休轉會而不支持某某隊、因為某某隊今年狀態不佳便轉支持大熱的當頭起 (不覺今年少了很多英格蘭躉,多了很多西班牙「粉絲」嗎?),但那是純粹的「欣賞足球」,不是「迷」啊。迷是一種信仰,不用問,只要信。就算荷蘭踢得再 爛,別人問起,我還是可以毫不含糊的回答,「我支持荷蘭!」

我對 橙色的執著還牽涉後來發生的一些人和事,也讓我領悟了我在「愛」這範疇上的懶惰。重新認識一個「愛」的對像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培養一個新的習慣也需要太多 越長大便越缺少的耐性。眼球習慣了追著電視上醒神耀眼的橙色走,還怎能把沉悶的白色、有如茶漬未退的黃色、血腥的紅色與我自小便討厭的藍色看上眼?

或許我真的應該改一改我的懶惰,但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因為可以少用一點腦。

後記:「祖家」下場如何,也無謂再提。有幸跟北京一班死忠荷蘭迷在鳥巢外吃喝玩樂哭笑怒罵,也算是我們這班慣性輸家贏得的最寶貴的共同回憶。輸了有人替你不值,總好過贏了有人說你不值。Y說的,這也是贏的一種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