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2009 Be Kind, Rewind

2009 is a totally spooky year. It is proved – my last job of the year is to interview Mr. Andy Lau on December 31. And when I told my mum last night about it she seemed amazed. I gues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remember, rememebr,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1 Comment

Gang Fever

Urgh finally – struggled with it for months and I finally finished reading McMafia last night. Last Christmas I was wandering in Topp in London and bought Ross Kemp’s Gangs with a bargain. I started reading it and I w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My) Albums of the Decade

很多英、美的音樂雜誌都在12月號弄了個「albums of the decades」特集,昨天的蘋果副刊,也請了兩位資深樂評人及DJ選出他們的十大…… 不過是外語唱片。與其隔岸觀火選一些人家已經選過的唱片,不如也為華語音樂眉批一下,弄一個我們自己的年代十大吧。也可能已經有其他媒體做了 這年事,只是我沒有看到 (有的話請告訴我,我也很有興趣知道香港媒體會選什麼)。純粹是貪玩,自己選一下年代十大。先旨聲名這只是一個非常個人的選擇,也沒有因此 research一下過去十年有什麼唱片出版過,只是根據自己唱片架上有什麼來選的,排名盡量分先後。 陳奕迅《The Easy Ride》(2001) 要數有哪一張唱片是碟中每一首歌都聽得滾瓜爛熟又感動人心的,我應該想不到多過五張,《The Easy Ride》毫無難度是第一張,無論音樂上還是歌曲內容上都表現了陳奕迅+Carl Wong+Wyman的默契,技術性撃倒。其實這張碟是沒有任何一首大熱金曲的,每一首歌都很平均,也避免了因為一首大熱金曲聽到嘔然後影響整張唱片印象的問題(例如05年的《夕陽無限好》)。 心水歌: 他一個人 周杰倫《范特西》(2001) 要選過去十年華語樂壇的風雲人物,很難不選周杰倫吧。除了帶來了那股人人仿傚的中國風,也奠定了一套新的美學標準 – 唱歌,是不用咬字清楚的。(上一輩,例如我阿媽與各位姨媽姑姐,每一次在電視看見周董都會說一句:「都唔知佢唱乜」。) 個人認為更重要的是方文山挑戰K迷極限的急口令歌詞 – 題材天馬行空、措詞優美富詩意,要幾浪漫有幾浪漫、要多無聊九多無聊。《范特西》差點就是完美的了,就差一首《開不了口》播得太濫,現在聽到還是有點腌悶。 心水歌: 威廉古堡 黃耀明《光天化日》(2000) 這個當然是引子所講,「非常個人」的選擇。《光天化日》是用來救命的,也記錄了很多自己某個階段的回憶,不在這裡攤開來講了。不過,純粹在聽歌的角度來說,《光天化日》也是明哥過去十年最耐聽的唱片。 心水歌: 罅隙 林一峰《遊樂》(2003) 喜不喜今天的林一峰都好,也不能否定他那山寨廠式的獨立精神(與懂得抓緊機遇)實在令人佩服,簡直是香港奇蹟。《遊樂》是我的all-time favourite之一,又是很個人的選擇,那種細膩的情感與按捺不住的離心,算是記錄了自己某段時間的某個狀態。《遊樂》也是支撐著我繼續買他那些越來越蒼白空洞、言之無物的作品的原因,一直期望他再寫出這樣感動人的作品。雖然,願望暫時都落空。 心水歌: 應該拍下照片 假音人《假音人》(2002) 有時想,如果假音人不是那麼玩票性質,會不會在/為香港樂壇建立/打破一些什麼。近年很多人趨之若鶩的蘇打綠,都是勝在青峰一把陰陽怪氣的聲線。香港早就有陳浩峰啦 :) 心水歌: 甚麼是青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member, rememebr,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 , , , , , , | 2 Comments

Telepathe… so (-so) fine

Boxing Day晚上到了Grappa’s看紐約電音組合Telepathe,她們的大碟Dance Mother已經聽了好一段日子,都算頗喜歡。不過決定入場,主要是因為這個聖誕沒有什麼特別節目,想「搵啲嘢做吓」,又有個藉口飲多兩杯。出奇地「準 時」到了現場,暖場樂隊A Roller Control還在sound check,hea了差下個成個鐘才開場。第二次看A Roller Control,陣容有點不同,鼓手以冷冰冰的唱腔演唱其德文作品時,感覺有點像rock版Kraftwerk。據說他們已經夠歌出碟,下個月看 Unixx時又會見到他們。(完場時和Alok打了招呼,依舊地語無倫次。) 趁 break出了去食煙吹水的人還沒有回來,主角Telepathe便無聲無息地出場了,我之前沒有留意她們的訪問/ 介紹,看她們的宣傳照片還以為她們是一男一女的組合,直至出場我才知原來是她們是雙妹嘜,而且兩個都骨瘦如柴,穿著那些很80年代feel的 oversize衣服頗有型。整晚演出 (所謂「整晚」,其實只不過大概45分鐘,懷疑比ARC還要短) 她們說話不多,感覺很抽離,好像想玩晒所有歌就快啲收工咁。結果也沒有encore,我以為因為大碟只有9首歌,玩晒就無 (好似The Ting Tings),不過剛才看袁總的blog,說應該是器材故障才取消encore部份。稍為自我安慰的是這是我在Grappa’s第一次企在台前「近距離」 看「國際級」樂隊演出(通常我都企樓梯位),罕有地睇到表演者的眼耳口鼻,抵翻晒。其實都沒有什麼所謂,都是旨在搵啲嘢同朋友睇吓,最緊要玩得開心 :)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All the People, So Many People

早前上網看見Blur將會把今年7月2、3號在Hyde Park開的兩場音樂會各自獨立完整地出版成唱片時,本能反應是「嘩使唔使啊」。然後,兩秒後的自己極速打敗了兩秒前的自己 – 當然值得出,好話唔好聽,這兩場音樂會「可能」是Blur最後的公開演出了 (除非他們好像達明般,每5年10年reunion一次),為什麼不好好的、完整的為它們留個紀錄?他們自96年以後便沒有推出過live recording,即是說脫離brit-pop時代後的作品甚少收錄在唱片中,今年的音樂會算是樂隊一個非常完滿的總結。而且,我幾覺得這個決定是為當日在場的觀眾而下的。沒有出席的人可以求其買隻,他們也不會介意輯錄的歌曲是何地何月何日的音樂會收錄的,好聽就是了。但對於身在現場的歌迷,尤其是跟了Blur好一般日子的歌迷來說,這張live cd,就是很珍貴的回憶了。 你看我post這張相,就知我是有份在現場吶喊的其中一粒人頭了。今年其中兩件超難忘的事,一是到了Glastonbury朝聖,終於親身見識mud & rain和與數萬人在星夜下合唱Tender;二是7月2日有份出現在倫敦Hyde Park,在Damon當日寫下Parklife的地方,跟幾萬人一同喊「all the people/ so many people/ they all go hand in hand/ hand in hand through their PARKLIFE」。音樂會中,Damon說了幾句話,大概是說他們非常感動,一隊「haven’t done anything for years」(9年冇一齊玩live,6年冇出碟)的樂隊無啦啦開show,竟然有這樣的反應。那一刻,我是有點眼濕濕的。從上網訂票的一刻起,我常常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成功買了票、會不會到了倫敦後拿不到票、會不會「有突發事件看不到音樂會」。簡單點說,我覺得整件事 (失驚無神去Glastonbury,隔幾天又有得看Blur)很超現實,6月25日早上登上往Worthy Farm的巴士那刻,我還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去緊Glastonbury。 然後,那個旅程的一切都發生得很快,我病倒了,MJ突然死了,又憂心著工作上的事情。最老土但貼切的說法是,好像發了一場夢。直至這幾天。找了好幾間唱片店都見不到7月2號的版本,包括早幾天到過的HK Records。今天朋友叫我再入去行吓,我都只是抱著「行吓」的心態,竟然找到。已經很久沒有試過「執到寶」的興奮,就當是送給自己的聖誕禮物。剛剛從頭到尾聽了一次,感覺很奇怪。這幾年其實很少拿Blur唱片出來聽了,但音樂會的每首歌響起前奏時,感覺又是這麼熟悉、但又有點陌生。然後想起,中學的時候我還試過把(已執笠的)Select雜誌送的Damon & Graham海報貼在課本封底。那時身邊的同學較少聽外國樂隊,會聽的也多數是喜歡Suede,我想是因為Brett較有型吧。Damon的mod look,有點薯。 這套唱片好像證實了今年暑假發生的事都是真實的,某些感覺也是真實的。二手的錄音竟然比一手的現場目擊感覺真實,多諷刺。今年是非常奇特的一年,因為小時候訂下的那個「25歲前要完成的事」,要做的都已經做了,所以有點徬徨,好像需要急著找下一個25年要做的事。就當Hyd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New York I Love You

聖誕節去看溫馨滿瀉的電影,也算是非常啱算的事吧。 續Paris, je t’aime,New York I Love You繼續神化一個已被無數電影電影小說流行曲神化的城市,讓外人以為在紐約隨時隨地可以遇上一生摰愛,就算沒那麼幸運,也可隨時在街上問人想唔想同你上床,you can get laid anytime anywhere here。戲中的小故事小情小趣還是嘗心悅目,紐約依舊漂亮引人遐想,但我和朋友最喜歡的還是尾聲老夫婦樸實、貼近生活的一段。New York整體上較Paris, je t’aime統一,我喜歡後者多一點,一來一向不喜歡談情說愛的電影,二來Paris講故事與拍攝手法上多些花款,看得比較過癮,也較能表演主題城市的不同面貌與多樣性,那才是拍這系列電影的精神吧。據說on the way的「city of love」系列還有東京、上海、耶路撒冷與孟買,我這個城市fan屎肯定會繼續捧場。 另,電影失驚無神出現了Radiohead的No Surprises,突然製造了一個難忘時刻。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等車

早幾天在YouTube睇片,在「相關影片」一欄見到 Y 在Have a Nice Day的訪問。已經是整整一年前的訪問,但沒有看過,還是click了入去。內容主要都是環繞Y的多功能潮人身份,當中很多東西已在很多其他的訪問聽過,講講吓,突然爆了一句金句,厲害得連見慣世面的林珊珊也要叫Y講多次,可能是方便攝影師來個close-up。談到他如何能身兼多職,他若無其事地說句:「從來只有車等我,我沒有等過車。」Y的專欄大概每篇都有10句8句這樣的金句,但由他真人發聲兼有樣睇講出來,我還是第一次見。10次跟莫太等巴士,有9次都會聽到她說:「蝦,你唔覺我地次次等車都係等嗰架冇嗰架嘅咩?」早年我還會笑笑口hea她,現在受不了這種思想上的自我迫害,都會回她一句:「唓,唔通次次一落巴士站就有車上咩。」但其實,有邊個唔想「從來只有車等我,我沒有等過車」? 我不知這是Y順口而出的神來之筆還是在家度出來的金句 (又或是其實沒有分別,一個秒秒鐘都要是fashion moment的人,身上應該隨時隨刻都俱備大殺傷力武器),但看他的樣子,這句說話似乎是出於真心,沒有半點晒命之意。看成功人仕晚年回首光榮之路的辛酸,最激勵人心的拍掌位都是想當年如何咬緊牙關逆境自強、又或是磨刀10年抓緊一個機遇扶搖直上,諸如此類。如果有個人有成就的人跟你說,「我從來沒有搵過工,都是工搵我」,你可能會想打鑊佢,但心底裡,你敢說你不羨慕?我們都喜歡表揚阿信的故事,但其實最希望自己一出世便懂七步成詩,又或是含著金鎖匙出世。當然,沒有人能否認Y先生的才華與努力。這句說話只是說明了,你夠勁(又夠運)的話,車是會排隊來接你的。 然後,想起了上星期跟浣熊先生飲嘢時的對話。談到工作的問題,我好像沒有告訴他,其實我很佩服他的膽識。說來恐怖,原來已經認識差不多10年(痴線,我竟然已經有幾個識了近10年、還keep到關係的網友!!!!!!),這5、6年看著他工轉工、field轉field,每次聽到他轉field,還要是與上一份工完全沾不上關係的行業,一來有點想像不到之後的發展會怎樣,二來想,要付出多少決心才能下那些決定。大概每次的轉變也未必如自己所願,但不試,又心有不甘。談到他的最新大計,我提出了很多counter argument,但永遠敵不過一句「當是一些新的人生經歷嘛!」。所有新嘗試也是人生的新歷險,要開到這麼偉大的一個課題,我也無話可說了,然後大家在只得10個客的咖啡店突然大笑起來。也是,再變又有什麼所謂。變了那麼多次,看著他還是安樂自在的跟我吃喝玩樂,沿途好的與壞的風景,真的全都沉澱成「人生的經驗了」。 起碼,趁還有車可上,亦有能力上。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