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0

大法入侵

土爪灣正式成為自由行旅遊熱點……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評論的評論

朋友最近開始在文化雜誌發表藝評,吃飯時討論了一點點對「評論」這回事的看法。簡單一句,我越來越討厭評論,特別是高高在上的那種。好像有位文化理論學者講過,(如果我沒有理解錯)所有寫了出來的文字都應該隨即刪去,因為寫了出來,事情就變質了,講什麼都不準確、都錯。(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就算我不算太喜歡Arctic Monkey的音樂,對他們的首張大碟還是很有好感。那張碟叫《Whatever You Say I Am, That’s What I Am Not》。) 朋友說不喜歡從非常個人感受出發的評論,我反而沒有那麼反感,起碼看了以後會明白其他人怎樣看同一件事物,而那些想法通常都是源自那個人的生活經驗。大概所有剛起步的藝術家都會說,與陌生人分享生命才是創作的意義,只是不知在那時開始,事情變質了。 畢竟評論根本從來不應該是客觀的事。不是說套用大量文化理論或技術性批評的文章沒有價值,講完一篇好的評價,很多時有的有「袋咗錢落袋」的感覺,但它們比較似教科書,很多人讀了評論就當自己已經看了那套電影/ 表演/ 聽了那張唱片,其實似中學會考/ 高考速讀 – 某幾篇高考中化科的文章,其實我從沒有成功讀畢完文,但又走了去考試。 但最令我越來越不花時間看評論的原因是,在香港,其實沒有太多寫手會講真話。大部分都是在交功課(或 show off),大家都不懂讚、不敢罵。(我是其一) 朋友最近為一場小型音樂會寫了篇文章,好心的音樂人放了在自己的面書,音樂人的朋友可能太熟悉音樂人了,忍不住在字裡行間逐粒字挑剔。他們說的話是沒有錯(「A就是A,他的音樂是獨一無二的」與「阿媽是女人」是沒有分別的。),真的要用那把尺,就真的什麼review都是無價值、什麼人都不敢再說話了。早兩年我很討厭看《Headlines》,覺得他們為罵而罵,最近覺得,就算我完全不同意他們的論點都好,起碼他們有guts公開說心底話,而雜誌又竟然生存了這麼多年,實在是一個小奇蹟。現在最值得讀的評論,多數不是出自某某名專欄作家或評論人,而是網上那些跟任何機構沒有利益衝擊的網民 (當然網上也有很多暴民,不看就是了)。 記得有次訪問(我極愛的)導演,談起評論的問題,他反問我影評是為了什麼。我答了他,他有點不屑地回應:「咪係囉,唔係俾你自我澎漲…… 啲影評人拍戲,咪又係拍到pet屎咁。」其實我想拍手掌,但被這個坦白的答案嚇窒了。其實有點像社會 – 定規則、執行與監察評論的根本是3種人。最後他問我會不會替他那套電影寫review,我說會,真心的說了會寫篇讚好的review,他很casual地說了句:「坦白寫就得。」(其實我懷疑,他根本不喜歡那套戲。) 多麼易,多麼難。 PS: 這幾天搭巴士都看到電視上的什麼12生肖運程預測。這算不算是對一個人未來12個月的評論? 根據那個節目,其實來年所有生肖都會財源滾滾,工作上「主動」一點,成就必更高。當然最好就是買埋條褲,六合彩都有得你中。 PPS: 突然又醒起農夫這首自嘲的《娛樂圈殺人事件》(「你寫廣告歌你不如拍廣告/ 啲廣告商爽到冇乜嘢畀我做/ 冇排過舞又話我跳到/ 只需要笑到好似燒壞腦」),他們可以一路控訴一路繼續燒壞腦咁賣褲,廣告商又唔覺得有問題 (又或是他們根本沒有聽農夫的歌?),也是頗神奇的事。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1 Comment

多功能 Andrew Bird

都說這些中小型音樂會是古惑的show – 準時到場那次就遲遲未開show,遲少少到那次就sharp kick off。(最離譜是看Handsome Furs那次,到場已經玩緊尾二首歌。) 這次比 door open時間遲了半小時到,現場已經迫爆,opening act 黃靖 開始玩最後一首歌《You’re in Everything I Do》。主角 Andrew Bird 一如江湖傳聞在台上表現他「多功能」的一面 – 一對手 (打拍子)、一把歌聲(包吹口哨)、一支結他、一把小提琴和一台鋼片琴加唔知幾多個loop station (睇唔到),一個人從容搞掂晒。之前跟朋友形容他為「tune down版的Rufus Wainwright」,現場聽他唱歌更覺得他們聲線很似,不過Bird的音樂就樸實很多。有趣的是之前兩次看黃靖表演他都和自己的loop station搏鬥中,還未玩得熟練,看著他雀躍地站在台邊,一邊看Andrew Bird一邊笑著搖頭,好像在說:「嘩,痴線架佢!」我都有同感,一人分飾多角,好精神分裂。題外話,又覺得自己真是老了。睇睇吓覺得好焗想嘔,要出去抖氣。lol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Marcovaldo – 乙城的四季

朋友有票,去了看進劇場的新演出。我喜歡看進劇場,演員、形體、音樂、燈光、佈景每樣都好看,但整個劇來講呢,看不懂的比率比看得懂的高。但看得懂的我都非常喜歡,例如《亮夜》和《樓城》(暑假rerun,要再看!)。《Marcovaldo – 乙城的四季》是不太看得懂那一類,某些片段頗好看,但另外的時間我都在遊魂…… 下次都是做多些功課,超碼讀一兩篇有關的訪問才入場 @_@ 進劇場: http://www.thtdupif.com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Incredible…

一. 就當這是2010年第二件喜事: 很早很早在雜誌上看見這個MM銀包時已經想據為己有,到見到實物的時候又猶豫不決,當時用緊的銀包爆裂程度不算厲害,而我也不捨得無啦啦咁貴買個銀包。到了我的CdG真的太「爆」,那條裂縫闊得可以跌錢出來的時候,再到店舖去看,已經找不到了。上星期才換了幾年前朋友去日本旅行買給我的Porter來用,但總是不習慣它的間隔那麼井井有條。昨天行過金鐘,在街上擔天望地的時候看到商店的櫥窗竟然放著那個銀包,價錢牌還要是反了出來的,已經差不多是6折!我箭步衝入鋪頭查過虛實,俾錢的時候又無啦啦額外再多一個折頭,折實價是原價的一半。不擅shopping的人用半價買到了心頭好,應該算是喜事了吧。 二. 這樣的小事也要當是喜事,因為接下來就是倒楣事。 昨天過海其實是為了參觀在荷理活道的港文化 港創意展覽,看過介紹覺得幾得意,又可順道拍拍中上環。一口氣行到上去已經氣喘,大閘後的阿叔笑容親切,說的卻是展覽逢星期一只供團體參觀,叫我第日再來過。我望均門口貼住的幾十張宣傳海報,都無話星期一唔開。藝廊揸fit人K小姐推薦我到Para/Site,行到過去又是休息了。(入了隔離的LOMO總壇,很有衝動想買部玩吓。但一想到這些東西會讓人沉迷,狂燒時間金錢,還是火速逃離了現場。) 吃了兩次白果,唯有在中上環週圍逛,行上行落出了一身汗,當是運動。經過了鴨巴甸街一間叫70s Bang Bang的上樓懷舊店,貨品沒有什麼特別,倒是那個老闆蠻有趣 – 一推門入店就會見到流聲機播著國語時代曲,行入兩步就會見到穿著花恤衫、很呂奇feel的店主和他的貓在聽著歌。 這個懶人不知會不會再有動力去這個(還有沙田文化博物館那個)展覽了…… 三. 應該一早就做的事情,拖到今天才完成。唔該Graphics主婦…… :P 四. 以為在中國內地才有要冒死偷渡到外國打天下,香港這福地不會再有這種故事,但其實身邊也可能發生著這樣的事情。比較好的是,他們不用冒死瞓貨櫃或徒手游過咸水海,也沒有蛇頭搾取他們已經微薄的薪金。男兒天職保家眷這說話真的沒錯,為自己他們肯定不會那麼搏,為老婆仔女卻好像什麼都承擔得起,還要是心口只可得個勇字,義無反顧的。當好的父母真是一件恐怖的事,唯有希望他們的子女也會接收到。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1 Comment

真的假的

因為很偶然的原因,跟一個初中時頗熟、對方會考後沒有原校升讀便疏遠了的中學同學再次聯絡,約了出來見面,少不免說起了各自朋友群的動向。結論是我和我玩開的那一班好像一潭死水,沒有怎樣變,其他人呢?當日讀書麻麻的去了教書、最「坐不定」的去了當reception、小白兔成了爆粗band友,最似古惑仔那兩個,去了當差。我第一個反應是:「嘩好無間道喎!」 (Heard a nice song on the net just now, kind of match this post so i am sharing this now…)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Whip It

一直都不明白為何《Juno》那麼爆,Ellen Page那個老積妹角色我就覺得不太討好了。不過朋友成了她的粉絲,今天就去了看《Whip It》。知道是Drew Barrymore的處女導演作時流了兩滴冷汗,入場後卻越看越對路,有點搞笑有點浪漫,又選了很多好聽的歌穿插在片中,還在老老土土的coming-of-age故事中加了少少新意 – 從女人角度 (其實是一班癲婆) 看「比賽」這回事。女同軍隊由頭到尾都是在慶祝「We’re number two!」(out of 兩隊參賽者)。在麻甩教練的眼中,卻是「celebrate mediocrity」。由Drew Barrymoore這個chick flick女王執行這種happy-go-lucky的意識我覺得非常啱數,很天真很傻,但最有說服力。那班女人都了那個年紀,你不會以為她們輸了比賽會精神崩潰吧? 另外,原來飾演rock友白馬王子的是Landon Pigg。在Seattle看A Fine Frenzy時他當opening act,唱完第一首Falling in Love at a Coffee Shop已經令人心動要買他的唱片。希望他會紅!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