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下雪

到晾衫房晾衫時才發現下雪了。之後疾走到飯堂買(好好味的)宮保雞丁的20秒路程,飄雪一直打我身上,週圍都有元宵放炮仗煙花的聲音。不過我沒有覺得很浪漫,哈哈。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Ourselves (beside me)

睡醒已經是星期日下午,起來時卻很想播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Sunday Morning。 昨天晚上跟新同學們去吃飯,重溫了入大學時最討厭的感覺。吃完飯其他人去溜冰(!),我的黃金節目才開始: 到D-22看音樂會,有我頗喜歡的Ourself Beside Me。D-22的音響很不錯,頗有格調,而且很近學校,估計我會很常來,哈。可能Ourself Beside Me算是頗有名的獨立樂隊,整晚場地都超級迫爆,人鬼比例平均,氣氛良好。OBM現場比唱片還有感染力,新朋友不斷說很有早期Sonic Youth的氣息。之後跟新朋友的朋友到三里屯 – 果然是鬼多過人,很赤裸的一個flesh market,沒有有什麼好玩。在White Rabbit又撞翻成班同學,已經醉到癲晒。交朋友這件事可以說是越來越難,也可以說是越來越易。什麼人值得信賴、什麼人可以什麼都談、什麼人只可以帶你 去玩、什麼人hi bye就可以、什麼人完全dispensable、見到也想調頭走,好像完全是十句話以內就可以決定,沒得勉強。想到這些,然後,又覺得自己好老。 較有趣的是在D-22認識的一個Portsmouth人,非常震驚我竟然到過Portsmouth,大概我會因此成為了他朋友會的黑卡會員。他畢業 後工作了一短時間,之後便「離家出走」,在亞洲和澳洲旅行快一年了,也不打算停,暫時希望在北京長住,當然又是以最搵苯的教英文維生。他有很多有趣的旅行 故事講 (包括上年國慶前每晚在天安門偷看預演),我問他現在每天出糧才有錢使,不會很沒安全感嗎? 他說自己沒有理會這些,我有點覺得他是那種如果下一秒要死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也沒有什麼所謂、沒有什麼遺憾的人,縱然他還是很年輕。大概人人都有很多衝 動,但有更多心理包袱。我是一個超級疑神疑鬼的人,很沒有安全感。要好像他,晚上連回家的錢也不夠,我寧願留在家好過。下星期是他的「離家出走一週年記念 派對」,他叮囑我要出席…… 當然要啦,他還要還我的士錢嘛!:P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Momentum

I am really supposed to lock myself up to finish that film book I want able to finish before I came, but guess what – things come up (what a shock!), my flatmate fianlly appeared  and we went out f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1 Comment

一陣除

上了火車睡了又醒開始聽音樂 Massive Attack、Yeasayer、Sade、Hotchip的新碟都不是我杯茶 週圍黑漆漆的不知自己在哪 只記得看到經過了韶關 最後聽回Olafur Aarnalds和鄭秀文的舊歌 然後又睡 然後醒了 又很享受車卡搖搖晃晃的感覺 終於捨得跳下床 卻是一陣…… 「除」 一陣在大陸才會嗅到的除 不是下層母女的維他奶水果熊仔餅薯片面包的味道 是那張陳年地氈吸了維他奶水果熊仔餅薯片面包之後自行醞釀的一陣除 之後的車程都站在走廊「看風景」 快下車時才想起應該找些東西吃 回自己的車箱時迎面與我擦身而過的卻是… 張之亮 原來他們一家在隔離的隔離的車箱 算不算是個好兆頭 就算整天只是吃了一個康師傅?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堅讀

已經學會了如何用電郵 update ;)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Leave a comment

全城熱戀熱辣辣/ The Wolfman

這個陽光譜照的下午應該已經出了街,但正呆在家等延期了的電話訪問,跟莫太打完她的新寵wii fit,到想不到有什麼好做。這兩套電影,本來都不打算看的。後來一個不知還會不會見面、見到面也不知說什麼好的朋友給我換票証、手上有又張未用的bc 生日贈券,才走了入場看。《The Wolfman》是近年入場看過最無謂、最浪費時間的戲;《全城熱戀熱辣辣》再窩心、再令人目眩,對與愛情片絕緣的人來說,也是搔不著癢處的電影。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 細SO 馮禮慈選十年內最佳專輯

在 3C 看到這個 post,才知 miss 了早兩個星期的這個蘋果 feature,值得留個記錄 。不過,整個專題最令我有同感的,是後記。 《翻開土炮音樂地圖》(3/2/2010) 身處 Web 2.0世代,每逢年頭年尾,總有大批網民在 Blog或 Xanga忽發雅興動筆回顧年度之歌,甚或「 Kai歌總選」都有人講。 可踏入 Twenty Ten該有的一整個十年唱片總結呢?似乎又不大有人癲到花這工夫。不說白不說,專業點評回望千禧,找來 903 DJ細 So和資深樂評人馮禮慈,聚焦香港製造中文專輯,也在這樂壇日益邊緣化的情況下,嘗試找出路。 記者:蔡俊業 攝影:譚盈傑 馮禮慈 資深樂評人,辦過音樂雜誌《 Top》,亦曾擔任《號外》及《豁達音樂誌向》總編輯,家中一度擁有數千張唱片,對廣東歌發展瞭如指掌。 蘇耀宗(細 So) 商台叱咤 903 DJ,主持《 903專業推介》倒數流行歌,結果足以影響每年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禮派發的成績單。 2005最得 談到香港樂壇,不少人都會想到「每況愈下」這四個字,然而馮禮慈坐下來,抬頭望向天花板細想,指出過去十年出版數千張中文唱片,質素並非走下坡: 「過去十年頭半段是差的,論作品水準來說, 2005年最好,很多勁嘢,如陳奕迅《 U87》,仲有好多新人出道,謝安琪、方大同、王菀之、側田、衞蘭、 Soler,全部都是實力派,李克勤又出《演奏廳》、何韻詩就有《梁祝》……」 不過,眼見寶島巨星浪接浪殺到,難道我們還要騙自己粵語歌曲沒失勢?細 So認為:「棒棒堂你點會覺得佢哋啲歌好聽?對唔住,我真係接受唔到。」馮禮慈補充:「過去十年只有一個周杰倫在香港紅,真正的威脅其實來自內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member, rememebr,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