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我在某人的生命中缺席了

偶爾在網上看到這樣一段: 這個世界上,曾有過一個名叫Jamie Livingston 的人。他每天都用寶麗來拍攝一張照片。這些照片始於1979年3月31日止於1997年10月25日 – 他去世那天。他去世後,朋友把照片傳到了網上。(http://photooftheday.hughcrawford.com) 我下載了自己生日那天的照片。舊日的時光,突然變得那麽鮮活而有意義。 於是我也貪得意去找找自己的當年今日,卻發現1984年2月26日與28日之間,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我在某人的生命中缺席了,他的歷史也在那天留白了,感覺有點玄妙。 另,有一些芝麻綠豆小事沒有記下來,卻拍下了照片。於是開了個Flickr (因為Picasa被block了),伴以少量文字,連結在右邊工具列;也重回冷落了很久的Xanga,網上生活多姿彩,哈哈!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Alice in Wonderland

↑(我還是受不了這個木紋主題在標題旁放的那朵過份嬌艷的小花……) 看完電影上豆瓣update時看見有人用「一團華麗的垃圾」來總結電影,我想,真是言簡意賅啊。Tim Burton能把已經很奇幻的東西變得更奇幻又有個人風格已經是超額完成 (看的時候我還想起香港那一系列完全扼殺了忠實讀者幻想的衛斯理電影電視),我和同學們還在為那句又童真又賤格的「I need a pig here!」拍掌;但這個童話故事本身就是沒有什麼意義,這個延續篇也沒有為它賦予什麼新的思想,離場後除了那些瑰麗的蘑菇、紅心皇后神經質的對愛的訴求與愛麗斯安撫帽匠的一句「All the best people are bonkers」,腦袋已經好像空白一片。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越光寶盒

終於體現了在這裡,工作人員處事可以很有… 彈性。買的明明是40元的半價學生票,售票員卻無啦啦說什麼出多了一張團體票,只收了我30元。佔了人家便宜,我當然不會投訴。對於這電影所知不多,只知它普遍被預期為宇宙爛片,事實上我也非常認同它也是,我甚至會傾向相信這根本就是導演想要的成果,但對於對菩提老祖有情意結、看《機器俠》也能得到趣味的人而言,這套電影真的越惡搞越爛越好,拍的和看的也沒有包袱,反而相安無事。我還是想不通到底有什麼人會為鄭中基而笑,和為什麼我身旁那位中坑觀眾看到唐文龍出場會有「哦,唐文龍!」的反應,但完場的時候,我竟然有點滿足的感覺。說它只是一套惡搞喜劇嗎?結局女主角還是靠耍一點手段才能得到的所謂「緣份」,也不是不滄涼的。笑過鬧過後,《越光寶盒》還是有點喜中帶悲的。訪問菩提老祖是件痛苦的事,偶爾讀到以下一段對話,解答了很多問題: 晨報:你說過《越光寶盒》是拍給80後看的,那怎麽才能與80後溝通呢? 劉:其實很簡單。每個人心裏都應該有一份童真在。這個童真不是來自物質,而是來自關懷。16年前的觀衆關懷這部電影,16年後的觀衆也同樣有這份童真和關懷在。 當然,情懷不是大過天的東西,對很多人來說,爛就是爛。如果我是付全票看《越光寶盒》的話,或許我也會好像眾多網民般憤怒……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左小祖咒/ Trippple Nippples

初次認識左小祖咒是在雜誌上讀到他把自己的唱片標價500大元,直至去年聽了那張很雕琢但又很好聽的《大事》,才認真留意他的音樂。《萬事如意》是左小首個個人演唱會,班底很強勁 (寧浩擔任演出創意、孟京輝任舞臺總監、賈璋柯執導演唱會DVD、陳珊妮當嘉賓)、傳媒網絡也吹得很勁 (今期《城市畫報》的專訪便把他寫得很傳奇),票價當然也很勁 (最貴的要$1280,我的山頂位也要$180)。但套用某人的講法,這種文化盛會,是要「be there」的。 入場前憑票可以領取一套很精美的postcard,印有rundown及每首歌的歌詞,感覺有點… 荀。(覺得自己越來越像貪小便宜的C9。)在我們的山頂位坐下不久,大會才剛開始把燈光調暗,奇景便出現了- 坐在最後區段的觀眾非常自然熟練地進佔前方的空位,據說那個區域的票都是賣光了的,職員卻完全若無其事,最後我們身邊的觀眾也所剩無幾。 演唱會的宣傳品引用了左小的說話:「我已經通過幾張唱片的製作,證明了我們也能做出國際標準,現在我希望也能爲國內的現場演唱會做一個新的標準。」我沒有看過其他國內的演唱會,但以這個班底這個票價,看慣紅館(和其他場地)騷的我會覺得音響很差、舞台效果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歌曲及段落間的轉折位也突兀。我跟朋友留守了在山頂位,看到的影像投射不多,但也說明了舞台設計沒有照顧不同位置的觀眾。左小的音樂我還是很喜歡,《錢歌》的前奏嚮起時我還是毛管戙,但這個標榜「國際」的演唱會,我看還是假大空了一些。左小還是屬於草根的吧。 看Trippple Nippples完全是無心插柳 – 本來是想看另外一個演出,下午臨出門口看《越光寶盒》前才在網上看到這個《覺》音樂+藝術節的reminder,雖然完全不知道是什麼,還是抱著冒險的心態臨時改節目。其實單是去演出場地兩個好朋友 (http://www.2kolegas.com) 已值回票價 – 之前聽過它的名字,但不知道它是隱藏在近郊一個drive-in電影院的一間live house。首先我完全沒有聽過北京有drive-in cinema,出了地鐵站在無人的路上走了差不多25-30分鐘才到的一個荒蕪之地竟然有一間drive-in cinema、裡面還有一間很型、好像舊式小倉庫的live house,這本身已是一件有點超現實的事,還要在全場逼爆、氣氛高漲的環境下看到一隊小小前衛、頗有趣的日本樂隊的演出,也算是頗難忘的一晚。我不懂形容Trippple Nippples的演出,大家看片後告訴我你會怎樣形容這對痴孖妹吧,嘿嘿。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千里送條毛

早幾天分別收到兩份郵件,非常感激朋友們的心意。都是非常無關痛癢、但又非常合我心意的東西。說是「送條毛」,主要是要象徵物件的無謂程度,因為我估計那包比鵝毛重得多的糖果,其價值應該不及寄它過來的郵費。但我都當它是寶了 – 我一在課堂拿出來,同學們都非常雀躍吃不停口,為有點枯燥的課堂增添了一點歡樂。大師又一次施展其無量功德,善哉善哉。(其實空中服務員也送了我一支大可樂,但我沒有雪櫃,也不喜歡可樂,還未想到怎樣處理它。已要求下次送我她酒店的即沖咖啡… 別忘了拿白糖,哈哈。)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Leave a comment

Lonely China Day

在友人大力推薦下看了 Lonely China Day 的演出。星期四的愚公移山人不多,之前上他們豆瓣試聽,還以為是帶小小中國色彩的後搖 (其實我真的不懂把音樂分類),看現場卻是非常電,很多採樣,某些段落甚至覺得自己在看drum’n’bass樂隊,樂手蹬鞋一輪又突然起舞,台下人不多又沒有反應,那一刻感覺有點離奇,嘿。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on the road

This book has been sitting on my desk for years. It is one of those cool things where you fantasize as a concept, but never really bother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e spirit by, say, swallowing a thick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