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東風雨

為什麼我連《東風雨》也要走入戲院看呢?唯有說是最近對間諜題材著了迷,一口氣在網上看了好幾套諜戰片。還有就是它在豆瓣的評價竟然比《越光寶盒》低 (但比《未未警察》高),令我對它非常好奇。結論是電影故弄玄虛的低能劇情、肉麻造作的文藝對白及充斥各大小場面的九流外藉演員真的很難看,幸好由黃岳泰掌鏡的畫面還算漂亮,還有久未露面的于榮光(!!!!)粉墨登場,單是看這兩個也不至於太難受…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貨不對辦

話說認識了隔離班的my little airport美國狂迷,整天都是背著mla的小tote bag到處混,他熱情的跟我講nicole的新樂隊憬观:像同叠會在d-22的燥眠夜演出,我便拉埋兩個同班同學一起去了。我對她的新樂隊當然有興趣,但更有興趣的是想見到這位含羞嗒嗒男遇上偶像時的反應。友人在開show前已和女神寒暄了一輪,開show後又閃吓閃吓閃咗企在正台前面,我還見他在人家的set list上偷偷寫了什麼東西,原來沒有鼓,主要是兩支結他一支bass的樂隊主要是玩層層疊的音牆,唱的是廣東話,但主音不是nicole,讓友人好失望,所以想點唱。他說他認識的香港人(包括我的同學)沒有一個知道什麼是mla,我頓時覺得youtube及facebook的力量其實不是想像中那麼大。完show後nicole行過我們站著的地方,他還會突然緊張起來,把還未說完的半句話吞回肚子,非常可愛,令我想起自己還是groupie時的情景。最後這位近乎是stalker的小歌迷送了一隻「handmade by Nicole」的小介指給我,因為「我是true fan」。其實我想跟他澄清我不是他們的true fan,但事實上我又真的真金白銀買了他們的每一張唱片,不算是true fan,也算得上是供養他們繼續創作那些smart ass之歌的支持者吧,這份禮物應該尚算受之無愧。是晚另一件值得記下的事,是發現同班同學的朋友是某年輕有為音樂人,他出過我以前搞過的unplugged gig,這位同學也有出席…… 我還曾經替他們拍過照片。世界小得太可怕了。 星期六首次到在國貿附近的微薄之鹽看演出,是非常有格調、很舒適的一間café/ pub,很適合看民謠。我在豆瓣聽了趙照的歌曲後是真的喜歡才老遠過去看的,結果他的專輯發表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是一場綜藝式娛樂節目,有一個好明顯不懂音樂的主持在講他以為很好笑的笑話,中間有Q&A歌迷互動送禮遊戲 (所謂歌迷其實都是歌手的朋友),結尾還有全場舉蠟燭為玉樹災民大合唱的環節。整晚歌手處於(他說的)失控狀態,玩了很多大搖大擺的樂與怒,沒有我一心來聽的民謠。很失望,所以就連那張專輯也沒有買,哈哈。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求求你表揚我

So a while ago I saw the notice of the school’s news center looking for English writers to cover for the English web site as the school is celebrating its 100th anniversary next year. Of course I signed up f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1 Comment

why so serious?

打這篇的時候正邊看著金像獎,國粵語疊著一起播出,很討厭;《歲月神偷》也剛得了最佳編劇獎。不是說電影不好看,實在也喊濕了一大張紙巾,但當影片的每一刻每一格,一事一物及每一句對白都是為獅子山下精神服務,難免覺得緬懷舊時光的情懷過份氾濫,形式十足,時代巨輪下的小人物卻頓時變得面目模糊,感情很虛浮。如果難一步、佳一步真的只是人生平常事,其實又何需如斯嬌情。 另外,看了多倫多電音宅男I am Robot and Proud的演出,之後在沒有什麼選擇的情況下到了三里屯,實在頂不順夜店播的YMCA (還要是一到副歌「Y~MCA」,音樂會突然停頓然後全場大合唱),站在街上吃串燒,看著一個又一個國內潮童在「所有飲品十塊」的劈場被抬出來、老外繼續大叫大嚷、老弱傷殘扶老攜幼的在街上向人討錢,對比很強烈,同時加深我對這地段的不喜愛。 又,繼續看著身邊的人相處,說話的人口是心非,聆聽的人心知肚明,其實真是一種很高深又很精彩的學問。 還有幾個在北京的歐洲朋友說因為冰島火山灰的問題可能回不了家,有的家人原定要來探他們也來不了,大家不約而同覺得很未日,世界很亂,但又同時提議不如乘Trans-Siberian Railway到歐洲……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3 Comments

週末好過活

這個週末幹了很多令人愉快的事。週五晚在校園看了大提家朱亦兵的演奏,感受了12把大提琴一起演繹《聖母頌》的和諧;週六跟同學在前所未有地陽光普照的下午參觀了動物園,看見了熊貓在我們面前撒尿;週日下午看了說服我有信心繼續追捧林超賢的《火龍》(只望他不要越來越刻意說教,看時也不自覺地留意了黎明的點點兒化京腔),然後吃了好吃的烤翅、看了我以為是慵懶女聲樂團、結果成了pop rock現場但感覺溫暖的Today樂團;學習上也感到自己有點進步 (所謂的「進步」,只是指可以開始用拼音打SMS,這個其實很多香港人也會)。但這些愉快都不及看了張藝謀的《活著》。余華的原著還在書架上呆坐著,但那麼好的電影,故事哀而不傷、人物屈而不折、弱而不卑,實在沒辦法不動容,而我竟然現在才認認真真、完完整整地把它看了一遍。我在懷疑,這種動容跟電視24小時無間採訪山西礦難、記者不斷追問生還者那些發人深省大問題不無關係。怎樣也好,繼續好好活就是。饅頭有命活到今天,大概也在享受著爺爺整天盼望的好日子。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rolling in beijing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postcards…

收到湯婦人在倫敦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寄來David Bowie 70年代時拍下的玉照明信片,才醒起自己從來沒有擁有過變色龍的任何一張唱片,家裡唯一能與他扯上關係的已經是《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的原聲大碟,和ipod的一首《Heroes》。作為一個明教信徒,沒有支持終極偶像的終極偶像,真是罪過。現在有這張明信片,就當是扯平了,嘿。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 1 Comment

月滿軒尼詩 (還有當代MOMA)

老遠跑到當代MOMA的百老匯電影中心,除了因為它獨家放映廣東話版本,還有是聽說過它座落於一個設計非常新穎的住宅區,我當然要借機去看一下。戲院的位置有點僻,但一進入MOMA的建築群,實在有點目瞪口呆,第一個感覺就是想起《大都會》,看完電影已經入黑,在戲院走出來的時候更有這種感覺。就在我拿起相機拍正在清潔暫時只見污水的「人工湖」的工人時,實Q走了過來,禮貌地說場地未全面開放,不要拍攝。(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叫我不要拍員工。)然後營業代表S先生走了過來,問我有沒有興趣參觀一下,我當然說有。有關這個超高格調的住宅區的背景就無謂轉述了,只是有幾點我覺得很有趣:S先生說這裡單位最平也要一千萬,大概售出了一半,買的主要是外國人,多是在附近使館區工作,或有外國背景的中國人,他們大都經常四圍飛,故這裡長期人煙稀少,有點像鬼城(這句我加的);S先生也好奇問我怎麼會懂得來看電影,因為電影中心「推廣不多,主要是服務社區住戶,不想來的人太多太雜」。我聽完覺得…… 一是我聽錯,一是他講錯,要是電影中心真是主打為這鬼城服務,真不知它撐得多久。In fact,以它的偏僻位置,看主流電影的不會來,它上的非主流藝術電影又似乎不是很多,雖然它真的又大又寬敞又舒適又有格,但如果沒有什麼特別事,我也不會長途跋涉再拜訪它。 有關《月滿軒尼詩》,好歹我也在灣仔混了一段不短的日子,以為會因此有感情分加,結果是不自覺地留意了很多場境犯駁的地方(如在檀島飲完茶又突然在Senses反方向行走),看的時候有點不爽。像《親密》,岸西沒有寫出來,留白了的地方最好看 (即是電影本身不好看);但不明白為何除了李修賢,其他主要演員都拍得那麼作狀難看,有點像在看亞視的劇集。相比之下,《月滿軒尼詩》比我覺得其實算是敏感細膩的《親密》還要失色…… 另,戲院只容許23歲以下的學生買半價學生票;早有預謀的我拿了香港的會員証出來,售票員皺了皺眉頭,問一問身旁的同事,又問我入會會費交了多少,結果也給了我優惠,哈哈! 另另,也上載了一些天津一天遊的照片在這裡。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