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舞台/ 偶像

晚上看了年初在香港藝術節首演的《老舍五則》,應該是暫時在北京會看的最後一個舞臺演出了。之前還看了孟京輝近年的揚名作品《兩只狗的生活意見》、《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關錦鵬導演的疑似同志崑劇《憐香伴》;有點醃悶的《有一種毒藥》及實驗改篇《羅生門》;有好看的有不好看的,有看不明白但依然覺得精彩的,也有看得明白但睡著了的。但最好看的,當然還是台下發生的事 – 永遠不坐在自己應坐的位置的觀眾、買埋麥當當入場一路睇戲一路食又無人理的觀眾、大聲講電話的觀眾、不停行上行落、行出行入的觀眾,全都為我的北京舞台經驗帶來了深刻印象。不過,話說回來,就看過的演出來說,大製作小製作也好,未至於場場座無虛席,但也絕不似在香港見過不少次的人丁凋零,也有不少人是扶老攜幼的看戲。不知是什麼原因有人會帶又哭又鬧的小朋友入場,但從小培養多一個喜好,總不是壊事吧。 另,人山人海在港沒有什麼聲氣,原來是以翻山倒海的姿態進攻內地,去年在上海搞了個十年唱聚,下個月又在北京搞個一連三天的人山人海音樂節。也難怪,6月16日明哥生日當天的一場《人山人海一一擁抱黃耀明演唱會》,最貴的票標價人仔1280。知道網絡上認識的一些網友已經義無反顧地優先預購了票,更有人會從美國趕來看這演出,我還要猶豫到正式開賣那天,才趕緊搶購那比「1280」少了一個「1」字的票。枉我一直標榜自己為忠實明迷,還是屈服了在人仔腳下,真羞家。和朋友談起我們是否對世界對明哥的熱情冷卻,yes and no吧。明哥也圍脖,這個世界真的變了。但我還是非常慶幸有機會碰上這場演出 (本來打算那天在上海的,也特地決定早兩天出發,早點回北京看這個,我知道有人非常嫉妒,嘻嘻),但也明白自己已經過了需要一個符號來啟蒙自己的年代。看明哥,已變成了「看一次,少一次」、錯過了便可能再沒有下一次的機會了。 現在我最期待的,是明哥真的會跟左小祖咒在舞台上合作……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新鞋子

Buying a pair of rmb38 trainers in campus supermarket is like buying a baguette in France – brown paper bag with the white shoe heads sticking out at the very top haha ;)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Leave a comment

dream, home and unixx

So Sunday night I went to see Unixx, one of my favourite indie bands in Hong Kong. I know I had to go, and hopefully drag some more friends because a) I do like their music a lot and b)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千千萬萬個我

最近在讀《the minds of billy milligan》,生於50年代Ohio的主人翁成長時期飽受後父虐待而患上人格分裂,腦袋住了二十多個性格極端的人物 – 時而是操英國口音的傲慢紳士,時而是好勇鬥狠的斯拉夫猛漢;轉眼又成了嬌柔的小女孩,又或是懂逃生術的天才畫家;但對世界來說,這二十多個人只有一個名字 – billy。最後體內那個寂寞的女同志按耐不住,在某幾個晚上搶奪了脑袋的控制權,犯下了不可補償的過錯,才被人發現了主人翁這個秘密,他也成了美國第一個以人格分裂爲脫罪理由的人。 我最近都是在想,每個人的腦海之中,不是都是有很多個不同的自已的嗎?很多你想在現實中做但不敢做的事,就用腦袋來替你完成吧;在想像之中,活在另一個世界,可以是《a beautiful mind》中的imaginary friends,也可以是《american psycho》中生活於上流社會的主人翁那不可告人的欲望 – 你以為你正在坐在我對面跟我溝通嗎?其實我根本不在那裡。會有人知道,其實我長時間也是處於這個狀態的嗎?只是沒有人看到病發的一刻吧。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to survive”

就做一些平日不會做的事吧,「to survive」,有人是這麼告訴我的。我忘了反問,那不是「to live」嗎?然後,我好像想通了,對世界上某些人的來說,樂極忘形地活在當下,才是生存的唯一方法。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從草莓學到的二三事

期待已久的草莓音樂節 買了三天的票 太陽適時地突然冒出頭來 烈日下晒了兩天 (打這篇的時候正開始行雷閃電) 其實不算是看了很多演出 主要還是和朋友們在草地上晒晒太陽、吃吃喝喝說些無聊話 看了內地較有名的寵物同謀、后海、重塑、旅行團 還有記錄友人男友無瑕年代的唐朝、外地薑do it offend you, yeah?和repile and retard 發現了初次聽、很好feel的雷鬼組合龍神道 第三天在朋友家醒來發現手腳動不了 決定放棄最後一天不去了 沒得看彭坦與剌猬 現在的手腳好像都不是屬於自己的 所以不寫太多了 但還是要說 在內地生活真的要學懂每事都要爭取、大聲堅持便是對的 (還是其實這一招是世界通行的,只是我一直不知道?) 下午一時開始的音樂節下午4點已經賣光了飲料 第二天入場你還想沒收我的水? 噢,另一樣學懂的是,你夠死纏難打的話,那些所謂規則條例全都是死的… 沒有拍太多相片,都在這裡了。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葉問2

其實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反正認識的我的人大概都知道,只要有葉偉信加宇宙最強,我便會撲入場,繼續迷戀那個木人樁。雖然那種極富挑釁性的民族情緒還是叫人看得很不舒服,但單是茶樓對決及簽名式的食飯場面已經令我可以再入場看多次。明天同學們從世博回來,我就會組團看多一次,遲些再買DVD看回粵語版哈哈。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