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麻甩佬與麻甩仔

這個星期看了兩場演出,週中有法國文化協會辦的免費法國爵士演出,但我去純粹是為了浪蕩紳士,一隊內地的麻甩藍調樂隊,麻甩的程度是,中年胖主音會穿一對CROCS上台演出。但歌還是很好聽,內容還是挺有意思的,上他們豆瓣聽一下吧。另外看了萬人迷新褲子為了主音彭磊的新書《北海怪獸》首發而舉行的專場,很久沒有到過這樣熱鬧的演出,我覺得新褲子還是最好看的北京樂隊,彭磊這個麻甩仔還是很孩子氣,玩起《龍虎人丹》內的歌還是令我非常心花怒放哈哈。演出後在他們的Bye Bye Disco有afterparty,是南鑼古巷內一家別緻的café/bar,我和朋友坐在天台吹著風喝著汽水,樂隊隔了一會兒都上來了,就坐在我們後面食雪條,哈哈。另,柏林傳奇俱樂部TRESOR好像要降落北京了,很好奇會是怎樣啊。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1 Comment

Scientists, and some other things

A week ago I have made friend with a scientist from Poland – on a scholarship offered by the EU to come to Beijing to study a bit Chinese, and then stay in China for a year or two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 Leave a comment

Toy Story 3/ Shanghai

全城都只上映3D版的《Toy Story 3》,基本上是多餘的,票價貴了,立體效果依然不見得突出。Pixar的電影賣創意賣窩心的小情節已經夠看得拍爛手掌,3D只是不能抗衡洪流,但也應該給我這種老土兼孤寒的觀眾多個選擇吧。難得第三集依然那麼好看 (最喜歡對姿整Ken的戲謔),也感覺到創作人對Andy的成長、玩具們必須引退這個事實的哀愁刻意淡化,那個「搵過戶好人家」的happy ending,還是令人心裡戚戚然。或許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沒有什麼關係可以持續一世,就見好就收吧,不要再出現《Toy Story 4》了。(又當然,可能Pixar的那班天才已經想到了好的點子,延續玩具總動員的故事。) 另,又看了評價麻麻的《Shanghai》,結論是那些負面評論大多是成立的,雖然它比《東風雨》要好看一點。無獨有偶,它們都提到美國於珍珠港事件發生前是否已經有是足夠情報可阻止偷襲發生,還是知而不報藉偷襲參戰。我覺得這題目很有趣,希望未來有更多資料搜集、更扎實的間諜電影講講這段歷史。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世界(中國)博鬥會

看完世博不會擴闊你對世界的認知,但肯定對了解國情很有幫助;千奇百怪的遊人也實在比金玉其外的展館更有趣、更有生命力,有時更很可愛…… 雖然,有時候看見同胞們做出各種不文明行為後被各國家館工作人員當作禽畜般趕還是感到非常不是味兒。遊世博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又要鬥智又要鬥力,也難怪那麼多人走到哪裡睡哪裡。跟同學講起,大家都覺得在中國旅遊特別累人,精神壓力很大 – 到處都喧鬧、連買張火車票那麼簡單的事也可能要當東奔西跑幾趟,怎不叫人筋疲力盡。也許在中國能學成走到哪裡安心睡到那裡,才是一件幸福事。至於上海,也沒什麼好提了,對她一點感覺都沒有,沒有喜歡的也沒有不喜歡的;十里洋場,也從不是我響往的遊樂場,反倒是誤進老西門弄堂,向堅持操著上海話的阿姑買飛躍球鞋的一小段插曲成了我在這個不夜城最有樂趣的一刻 – 雖然,想買的那雙鞋沒有我的尺碼。 PS: 這幾天排隊的時間夠我讀完了《Superfreakonomics》與《許三觀賣血記》,我在想,明明人人都知中國館會永久保留,卻還是要早上五點排隊兼狂奔爭奪預約券,算不算值得研究的一則freakonomics? 相片依舊在這裡。

Posted in on the road, rolling in beijing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來三二一,一筆勾銷

這是一個不合格的演出,感覺是準備時間不足的關係。終於來到北京了,明明有能力上演水銀瀉地的戲碼,卻給予望穿秋水來看的觀眾留下了兒嬉欺場的印象,我覺得很可惜。台下也有不合格的觀眾,明明是等是好多年才等到明哥終於來首都演出,卻有小數人因為太愛明哥,忘了「黃耀明」三個字前還有「人山人海擁抱」這個重要的動作,因而作出了大量令人掃興的不文明行為,我不知道台上的聽到感覺怎樣,反正就是給我留下了很壞的印象。 反而是最不留神的時候被擊倒了。最後唱《一一》的時候,明哥以「十年前的老歌」來介紹這首原來已經算是老歌的歌,想起十年前我在現場和某人聽明哥唱《情人》、at17首次公開演出、黃秋生竟然是特別嘉賓優雅地吟唱起《偶然》、我們擠在前排對未留長髮的YYY大喊方力申,據說某人還在KTV版的《一一》MV裡入了鏡。十年後某人已經成為一名(很可能)快將名發福的婦人,怎麼我好像還是那個樣子,沒有怎變。真想如歌詞所唱,過去十年,來三二一,一筆勾銷,再玩一次。不過我知道,未來是屬於《親愛的瑪嘉烈》的了。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3 Comments

打擂台

很累,但還是要寫點什麽,正嘗試用拼音打字. 劉華當老闆的《打擂台》是國內第一部能以廣東話全線上映的香港電影,我在朝陽區的百老匯Palace看(很小家,不收我的學生證,也不看我的百老匯會員證,最後用了60元看這電影),全場只有四個人,大慨只有我一個是懂廣東話的,幾次看得大笑想拍手,卻覺得很無癮.這麽絕,這麽有趣,這麼「香港」的電影,真的要一大班看得懂的人開開心心的坐在一起才有意思. 這裡說的看得懂,大概純指語言這低層次的共嗚,電影中對功夫/功夫電影致敬(及惡搞)的情懷,實在不是我這一輩會明白的.也無謂再說它的選角有多絕,個人來說,羅永昌著實應該多客串演出,羅莽憑著《葉問2》和《打擂台》的啜核表現,很快會正式成爲新一代CULT偶像,酷爆的大師兄李海濤,前身原來是刑警,蟬聯7屆的中國散打冠軍,茶樓的一衆甘草蛋散也難得的有血有肉.雖然電影有點虎頭蛇尾,但那種「過多幾十年你就明白」的領悟,我還是非常喜歡的.看過《打擂台》,除了要爲自《青苔》後十分喜歡的郭子健拍掌, 爲超級精彩的演員們拍掌,也應該為劉華喝采,香港電影嘛,就算聽不懂,也是要用廣東話看才過癮,難道你會想每天看著奧巴馬每天在電視演講,卻給配上了極度標準的國語配音?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 , | 1 Comment

很多陣除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