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索膠

突然想,如果當年遇人不淑,與油麻地小混混交了朋友,說不定我今天當了「索天(拿水)黨」了。小時候逛百貨公司最喜歡在香水部打轉,一是對莫太老是在看師奶時裝的抗議,二是覺得那些奇形怪狀的瓶很有趣,還會收集漂亮的試紙。雖然,我當時還未明白香水有什麼「香」,有什麼魔力。後來有朋友送我一瓶Burberry,瓶子沒錯是很有格調,我卻嫌它老氣橫秋,放了它在一旁,借收藏之名冷落為實,蒸發了便當用咗。後來又買了一瓶DKNY綠蘋果,香噴噴到我噴完之後自己也會狂打噴嚏,與毒蘋果愛恨交纏。 再後來我終於發現,最騷動我的,是近乎化學/工業物料、塑膠、漂白水、天拿水之類的「清新」味道。我那時才醒起,係喎,細個阿哥砌模型,我都好鍾意哄埋去聞陣膠水味嗰喎!有關既令人心曠神怡又神魂癲倒的氣味首推Paco Rabanne,早幾個月發現了CK的Summer Edition,也頗近磅,瓶子還要是橙色的。只是我太孤寒,冬天都要來了,看見人家清貨平賣才捨得據為己有。結果是,今天下午工作時竟然還隱約聞到那陣鬼祟的清潔劑除,彷如偷情般快慰,精神為之一振。 所以,以後發現我在廁所搞了一大輪還未出來,就不要問了。可能是去了借清潔阿姐的架生上電……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back on track

Not too long ago I did something I haven’t done for a while – going out alone on a Saturday and watched two films in a row. I used to do it all the time at BC and felt grea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1 Comment

先談小克 – 如果生活是一條scroll bar

話說早前逛書局,隨手翻起了《偽科學鑑證4 – 愛令我變碳》,突然很想從頭開始細讀小克的作品。我沒有豪氣到即場掃走所有《偽科》,只是問了一個有儲開小克作品的朋友借來了一套,一看,不得了,停不下來,跟小克有點相逢恨晚的感覺。這個人,筆下公仔隻隻一臉可愛純情,實則暗藏殺機,簡直是鮮花裡藏炮彈。他以維園阿叔姿態談起對社會大小事的不滿時讓人陰陰嘴笑,以70後屋村小子身份緬懷舊灣仔、家中小貓時,筆下文字又是多麼細膩,令人戚然。又賤又深情的藝術家,怪不得迷倒那麼多妹妹仔。(剛巧聽了一個朋友採訪他時發生的小事,更覺他的可愛。) 小克已算是紅人吧,我就不後知後覺再講他的作品有多勁了。反而想說,讀了他幾本作品,最喜歡的不是聾貓,也不是一眾維港巨星,而是bitbit。一本(本來)開宗明義向小朋友解釋什麼是互聯網世界的漫畫,最後竟然反映了現實世界,探討了什麼是生命,睇到人又笑又喊,愛不惜手。最喜歡的一節是,bitbit解釋什麼是scroll bar,我們覺得很簡單嘛,在螢幕上看不了全圖,便用scroll bar拉上拉下,看到整個畫面。隔了兩版,是一封「讀者」來信,說原來生活 = scroll bar – 看到了家庭又只看到少少愛情,看到了愛情又看不到所有工作,看回工作時又只見到少少朋友,生活就是不停把scroll bar推來推去! 作者沒有為這個「生命連續劇」解碼,我卻想了好久,想了一個可以把所有東西一覽無遺的方法 – 按「ctrl + -」,把一切縮小!不把東西放得那麼大,不就可以把天南地北也舒服地安放在螢幕上嗎?縮放多少,就視乎你個mon有多大了,豐儉由人。當然你也要承受,要貪心地把一切人間美好盡收眼簾,便每樣都只剩下豆丁咁大,矇查查咁看不真,但失蹤了你也不會察覺,不傷身。一切都是選擇啊! 讀過了小克,勾起了對他的好拍擋楊學德的興趣。單說畫風,其實我比較喜歡楊的陰陽怪氣,我也是近來才知道,我一路很喜歡的九巴廣告是出自他手筆。(對,我真是很少留意漫畫的,因為家裡已經很多書和dvd未看,儘量避免再跌落另一個無底深潭。)於是趁早幾天的一個好消息,一口氣買了一套《標童話集》,如火如荼地攻讀中。另外也買了一本bitbit,收藏之餘也算是對香港有心又有力的創作人最少最少的支持吧 – 據說他現定居杭州,希望他生活愉快之餘,也千萬不要失掉他獨特的香港味。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迷走都市II

一如以往,我都是不明白演出的form與內容,什麼解構不解構,純粹喜歡龔志誠既古典亦流行的音樂。演出時不斷想起Michael Nyman、Philip Glass、John Adams、Steve Reich等現代音樂大師(我真的只認識這些big names),回家最想播卻是芝加哥樂隊Melochrome的This is Motion。還想在youtube找些片段po上面書,網上卻沒有他們的演出片段,有關他們的資料也不多,可能已經解散了。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Devil

雖然沒有大搖大擺的主旋律,但看罷魔盜王+福爾摩斯+哈利波波 (Detective Dee and the Mystery of the Phantom Flame,不是Harry Potter and his lovely friends的朋友嗎?) 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不禁想:剛直不柯如狄仁傑,在是非關頭也學懂了革命要流血,宰殺(自己當年曾反對的)妖后是影響社稷民生之事。簡單一句,就是穩定壓倒一切。這是多少人心目中的一句啊?喂,讀者你別誤會,我不是又扮憤青討論家事國事天下事,心態位置決定眼光,我純粹是以自身出發。穩定的工作、穩定的朋友、穩定的生活、和諧的社會,不是壓倒一切慾望理想的最佳理由嗎? 另,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跟朋友入場看了我一直猶豫應否觀看,因為怕以後搭升降機有陰影的Devil。M. Night Shyamalan一直被揶揄The Sixth Sense以後都沒有拍過好戲,其實我不算太喜歡「I see dead people」,反而更欣賞之後的The Village。較近期的The Happening和Lady in the Water便真的不明所以,由他監製的Devil,反而簡簡單單,緊張得來有少少意思,貫徹了他又要嚇你,又要撚化你的個人風格。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