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God You Exist(ed)”

在北京認識了瑞典女孩,好像才剛20歲,在青島待了年多後隻身到了北京,說得一口流利普通話之餘,更對內地獨立音樂圈瞭如指掌 – 這也是我們能相交的原因吧。認識我前不久,她遇上在CCTV工作的四川男,比她年長十數年。某個寒夜在後海,她說二人有說不完的話題,男的想賣掉一切駕車遊遍西藏,女的說從未想過會被中國男人征服。問她暑假回老家時怎算,她說 too early to think about this。

然後一眨眼,北京已踏入盛夏。

在南鑼鼓巷的咖啡廳,女的說他知道她老家後園有一台巨型剪草車,嚷著要坐。她說,男的已經開始申請到瑞典定居,很多手續很多文件很多面試要搞。她說It’s getting serious。然後我們一起到了過了草莓音樂節,隔了不久男的真的賣掉吉普車,二人從北京跑到四川入西藏,外國人不准以個人身份入藏,見慣世面的他說「她是我老婆,怎算是外國人」,過骨了。

然後男的到了瑞典,二人在Stockholm找了個小房子,女的讀她的大學,男的翻牆後光明正大的在面書開了帳戶,改了英文名字,把他拍的照片放上去。他的照片非常美,但很冷漠,很抽離。偶爾看到他們生活的一些照片,更多時候是看到男的有點沮喪、有點不安的status。兩個人在最現實的北京開始了童話故事,在所有乜乜物物選舉中最被視為樂土的北歐跌落凡間。

不過,我還是相信他們現在很快樂。起碼,我還記男的坐在那台巨型剪草車上快樂的笑容。就算明天有甚麼要結束了,他總會記得踏上去那一刻的滿足,感謝對方曾經存在。

Advertisements

About iamjam

2009 年1月19日晚,我在灣仔會展一邊看《An Evening With David Byrne》一邊打SMS,驚覺"COCK"與"ANAL"原來屬同一個T9碼。 這是一個SIGN:可能我真的要開個BLOG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