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Lady T

Where I work now there is a tea lady who fills us with tea and water every hour or so. She is quiet yet nice and polite, though I still feel uncomfortable having someone filling me with drinks even i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Cocorosie “Grey Ocean” Live in HK

又怪雞又可愛又流行又詭異又迷離。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讓子彈飛/ 非誠勿擾2

本來打算看了《趙氏孤兒》才一次過寫的,但報紙說香港大概不會上映了,唯有等某人的dvd。看了《讓子彈飛》兩遍,精彩是肯定的。我非常喜歡張麻子與老六一起聽莫扎特的一場戲,只是幾句簡單的對白,既溫情、又暗示了角色的背景殊不簡單、還道出了對國家、對教育的點點抱負,很厲害。有關《讓子彈飛》的驚世喻言,讀過我的精神食糧豆瓣中無數「技術貼」後,我傾向相信姜文的確有刻意把一些隱喻放進電影 (「這是比喻!比喻!比喻!」),但坊間已過度詮釋電影。我同時相信導演根本無意透過電影抒發任何個人的政治立場,他純粹站在一個電影人的角度出發,示範何謂「只要打得準,什麼也能穿過」。這是一個解謎遊戲,一個聰明人示範如何開創新的玩法,而不是一個藏在月餅中的起義公告。子彈飛過後,我最期待姜文這個剛中帶柔的男人拍一套愛情片,應該會很中我的口味,哈哈。 很多人痛罵《非誠勿擾2》的植入廣告,我沒有特別留意到,總沒有《唐山大地震》那麼誇張吧。我認同《非誠勿擾2》與《唐山》像電影劇多過電影,但這次與王朔合編的劇本,還是很多佳句 – 很多是有關愛情的,但更多是關於生活的修行。我甚至覺得《非誠勿擾2》從來不是想講愛情。所以那個離婚典禮,散的是可計算的買賣,不散的是「凡事留一線」的交情;從不是、也沒有提過要悼念當事人無故死亡的愛情。秦奮與笑笑,男的說自己找婚姻,卻溫柔地捧著那雙濕透的火紅色的高跟鞋,用風筒吹乾;女的說自己找感情,卻時時刻刻眷戀「永恆」、「山盟海誓」等抽象字眼。超錯。馮小剛這個男人,橫看豎看也不像會沉醉於談情說愛吧。我覺得電影講的是世故,可以的話馮導恨不得只拍一套關於人生告別會的電影。這個年頭,這種時勢,誰都不忌諱死人,TMD只忌諱活人。你們統統都說我馮小剛商業得厚顏無恥嗎?我就要借孫紅雷演的媒體高層的口教訓你們這班偽憤青,偽藝術也是藝術,偽前衛也是前衛,再罵就連偽藝術也沒有了。拿了錢還要罵人,簡直是不義。 一個有趣的小點:有網友詳細分析《讓子彈飛》的隱喻,沒記錯的話,剛巧《非誠勿擾2》中也提到辛亥革命中落下的首枚手榴彈 (大概是關於這個)。不知又有沒有什麼玄機在內? 《戀人絮語》騎劫了名著的名字,「絮語」這兩個字倒是用得貼切。電影充斥著小片段,沒有什麼大徹大悟。我是喜歡這樣的愛情片的,但無聊的對話不代表生活化,既然選擇了淡然地表達愛情與眾多糾結的關係,對白就需要精煉一點了。這方面,電影的監製彭浩翔應該是全香港最出色的了。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趁早

成名要趁早,做浪費時間、金錢、心機及青春的荒唐事也要趁早。 朋友捲入桃色糾紛,辭工了。這幾年老嚷著要去working holiday,現在工作也掉了,知道再找藉口不實行計劃,只好怪自己決心不夠。事實上,決心也真是不夠,整個晚上都有意無意提議席上朋友跟她一起出發。我聽了以後,只覺得「遲了」。早三兩年,或許還會有點心動,然後思前想後,最後拒絕,因為深信某些事,是需要一個人做的。現在聽到,可以毫不動容地說,沒興趣。那天晚上,聽了他們想的與想做的,不禁說:「我做晒囉喎。」去年是詭異的一年,也是同一原因。小時候定下某一個年紀前要完成的事,好像不知不覺間真的全達成了。未來不是不想飛黃騰達,也不是不想拯救地球,只是就算做不到,也沒有什麼遺憾。起碼,年老時想起,也不會後悔當年連這麼簡單的小願望也沒有勇氣達成。然後,其中一位生活與思想都極安穩的朋友談起戀愛與歷險,她說,她已經過了「那個階段」,對大起大落的東西不感興趣。我說,你好像還未經歷過「那個階段」喎。她這句說話,我聽來有點「還未開始已宣告死亡」的意味。我想我現在還不是100%貪圖安穩的人,但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好像小時候那麼snobbish,自以為事的以為喜歡安穩 = 悶蛋。我開始明白,每個人對快樂的定義都不同,有些人很早便明白,「安樂」其實比「快樂」管用。這大概是為什麼我再看《Trainspotting》感受會如此不同。對於未來我還是有自己的渴望,但未必是單靠自己便能成就的。在自己掌握範圍以內想做但沒有做的事,全都是選擇,接受了便find peace with yourself;還要砌詞推唐「沒有選擇」的,就是對自己不誠實,對不起自己了。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給力

與朋友談起有關捐錢給慈善團體的事,C說她只會捐錢給和幫助動物、保護大自然有關的機構,而絕不會為幫助老人或小朋友解囊。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喜歡大自然與動物,討厭小朋友與老人。聽落好像很無情。我把這想法轉述給另一個在NGO工作的朋友聽,他頓時O嘴。我聽到這個想法的時候也有點莫名其妙,然後才想到,你經常認為人命是最寶貴的東西,不代表全世界的人也有這樣的priority。可能有些人覺得,人有權選擇如何生存,動物和大自然卻沒有,所以人類應盡力補救他們對自然生態造成的損壞。也有可能,有人純粹覺得動物與世界奇觀比人類可愛,所以選擇保護牠/它們而非同類。保護什麼也好,總好過什麼也不保護好吧。想起這件事,是因為早幾天經過銅鑼灣廣場,有位小姐追了我好多步,問我有沒有興趣請貧困地區的小朋友「飲杯水」。我瞄一瞄她手上的宣傳品,是聯合國的募捐,心想這個開場白真的很不錯,腳卻是越行越快。我常常想,要捐,也一定要先捐無國界醫生,卻總是沒有遇過他們的募捐。昨天晚上終於遇到了,那個姐姐笑容可掬的企圖由零開始向我介紹無國界醫生,我已經打斷她:「呢個program…」。她隨即翻至文件夾最後一頁,我的眼比她的嘴快,她未開始介紹,我已經指住了我想捐的金額。 我一邊填個人資料一邊想,她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這是不是她整天做得最舒服的一個job?她做成一張單有沒有commission收?(前一輪在某招聘媒體胡混的時候,才知道很多慈善機構的街頭募捐工作,都是「外判」了給一間公司的。) 我也發覺自己越來怕一切與宣傳及公關有關的東西。是但吧,就當是新年有個好開始。下一件要完成的小事是… 星期五捐血,哈哈!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Tron/ 挪威的森林

這個假期本打算完全不入場看電影的了,因為實在沒有一套吸引到我入場。但約好的朋友接二連三人間蒸發後,被遺下的兩位唯有去看《Tron》- 純粹是因為Daft Punk及Michael Sheen。早段有關完全資訊開放及對軟件公司的一個小嘲諷令我以為電影「有啲嘢」,但原來當主角從公司大廈一躍而下後,劇情也急轉直下至沒有劇情,再多那些郭富城演唱會式的營光衫也於事無補,Michel Sheen很「發條橙」的演出也很牽強。除夕看了《挪威的森林》,很多年前讀原著小說時沒有任何感覺,電影本來也沒有打算要看,看的時候又睡了一半,我到現在都不明白《挪威的森林》的吸引力是什麼。或許在不同的年齡會看出不同的味道來,現階段我對渡邊的愁善感、直子的歇斯底里與綠的自以為事都覺得很煩厭。我的眼睛,卻落了在渡邊身旁那個很謝賢的朋友的女朋友身上。三人飯聚時,女的裝冷靜迫渡邊吐出二人交換女生上床的事的一幕,頗感動的。愛情這遊戲,就算再多謝賢般的玩家,也要有好像這女孩的被虐狂才能成事。說她被虐,不等於她是受害者。我有時覺得,有些人的最大樂趣不是由被愛,而是扮演悲劇主角。 假日在家時,重看了一遍《Fight Club》。雖說是重看,卻是一幕一驚心,發現當年根本完全看不懂這電影。除了「老人痴呆導致失憶」,「人格分裂」是另一個令我沉迷的課題。(同道中人要讀《The Mind of Billy Milligan》啊!) 第一次看《Fight Club》的時候還沒有留意這一點,這次重看,反被迷住了。那個到集體治療中心找尋安慰,把自己的幸福建築在別人的不幸上的點子很絕,我們每天在媒體上得到的,還不過是同一回事。其實電影中不少所謂「驚世」的理論都不過是三毛錢道理,以如此血淋淋的方法道出,卻是很到肉。(當中某些獨白又令我想起《Trainspotting》,差不多是時候重看了吧。)「在沒有偉大的戰爭,也沒有經濟大蕭條的時代,我們的偉大戰爭就是與自身靈魂的抗爭,我們的經濟大蕭條就是面對物質世界,內心真實的虛無飄渺。」當你明白這一點的時候,身邊的很多事物你都可以視若無睹,你覺得所有事物都不值一提。幸運的話,你還可以感受到生命中有什麼值得抓緊;不幸運的話,既然沒有死掉就要活著,就算拋開一切物質又如何,最後竟是要靠痛楚(或痛快)確定自己存在。 碰巧早兩天看了半套黑澤明的《生之慾》(看的是內地買的dvd,難得我看黑白舊片沒昏睡,隻碟行到一半竟然無啦啦停了),講的是一名在政府部門工作大半世的大叔發現自己命不久矣後決定重拾生命意義的故事,所以看到《Fight Club》中Brad Pitt在士多後門玩謝(疑是)韓國人一場時,不禁把兩者聯想起來。又例如《Bucket List》,都是在講那個故事 – 人知道自己要死的時候,才醒起還有很多事未做、很多心願未達成。為什麼總是要死到臨頭或劫後餘生才記起片片未酬壯志?我當然答不出,但希望在電影中找到答案。《生之慾》的開場以一段很殘忍、甚至尖酸刻薄的旁白點出主角荒謬可笑的大半生,據說他的下場也很悲慘(在網上讀了我未看的下半部劇情),如果我再有耐性的一點,黑澤明的電影大概與我很對味,因為他很坦白得殘忍。另外又重看了《Trainspotting》,又說明了不同階段看到的東西會不同。以往只看到一班混混在愛丁堡倫敦燃燒自己的人生好型,今天再重看Renton糜爛過後甘於平庸的一段路,明白「choose life」是什麼意思。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