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Feb Films

實在沒有太多人留意《The Green Hornet》的導演是 Michel Gondry,我不斷跟朋友提起的時候,大多十分驚訝,但最後仍是以「唔睇周董」來拒絕了我的觀影邀請。電影談不上有何Gondry的風格,看的時候我覺得娛樂性ok,完場後又越想越覺得唔妥,完全沒有印象誰是青峰俠,這個男主角真的好唔掂。反而周董頗自然。情人節晚上,有什麼節目比看一套有關絕地求生的勵志電影更加應景?其實我不太明白《Slumdog Millionaire》為何會受吹捧到當年的程度,《127 Hours》更是有點令人失望。這個真人真事的故事當然引人入勝,但電影卻談不上扣人心弦,好像很平淡地渡過了那127個小時。從另一方面看,那又可能是導演的原意 – 電影開首與結尾的montage,不就說是人人都是one in a million people,每個人都有可能是Aron,有能力be your own hero嗎? 盡量克制自己入場前不要閱讀《Black Swan》的影評/ 報導,結果還是有「期望導致失望」的情況出現。人性的光明與陰暗面交戰一向是很感興趣的題目,奈何天生討厭林黛玉與小甜甜,看見女主角任何時間都好像吞下了十噸委屈的樣子,沒有由憐生愛,反而覺得煩厭。而且中段以後不斷使用拍鬼片般的驚嚇橋段來表現心理上的驚慄,實在有點低手。《The King’s Speech》徹頭徹尾表現了什麼是沒有花巧的好電影 (這也是很多英國大片的一貫特色),好劇本,有智慧的對白,出色的演員,一絲不苟的攝影、音樂、美術等,最重要是當中宏大的主題。英國電影/ 電視工業在這個年頭還是很鍥而不捨地拍歷史/ 文學改編戲,他們總是有辦法在浩瀚的歷史中,找出一些動人的事跡,拍成能打動平民百姓的電影。無論是英女皇、佐治六世還是各大文豪筆下的人物,都有辦法轉化成令現代人有共嗚的人物,皇室貴族剝下特權外衣後,莫不是有肉有血的人。狠心地減去英雄化,加上一些細眉細眼的觀察、睿智 (甚至刻薄)的對白,以及濃得化不開的奇異口音,就是我一向那麼喜歡英國電影的原因了。 本月我的「小小de Niro影展」亢奮進行中,重看他一系列舊作。引爆點是重看了《Raging Bull》,小時候只視之為「拳手墮落的一生」的電影,以往只看到疏離,今天卻感受到一點點bittersweetness滲了在裡面。de Niro在那場「too proud to take a dive」的假拳後掩面痛哭的一幕,很令人心痛。然後是《Taxi Driver》,很喜歡他衝入競選辦公室結識女角、以及在餐廳發表他認為自己與對方何其天生一對的偉論時的傻勁;「you talking to me?」一場反而沒有深刻印象。當然我也再一次為年輕時的de Niro垂涎。不太喜歡《Mean Streets》的表現手法,但喜見如此嫩口的de Niro。《Heat》一向是我的最愛之一,尾段對女角難捨難離的眼神跟絕不比與柏仙奴的世紀對決遜色。喜劇方面,可能近年的外父系列較深入民心,但原來之前一直沒有看過的《Analyz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HKAF: The Threepenny Opera

HKAPA歌劇院的字幕機實在有改進的空間,我敢說場內起碼有一半人是看不到上面的字的。幸好之前做了功課,才不致一頭霧水。雖然坐在很高的位置,但單看那個舞台設計和音樂還是覺得頗精彩的。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我的風光不靠風景

雖然某些部分令我想起黎耀祥的名曲《紅蝴蝶》,但《絕色》仍然是這一陣子令我最有共鳴的一首歌。 絕色 主唱:黃耀明 作曲:盧凱彤 填詞:林夕 編曲:梁基爵 監製:梁基爵.黃耀明 聽見指尖攀過絕嶺 聽見呼吸吹皺浪聲 不吻亦忘形 一吻亦無形 我的風光不靠風景 沉魚落雁若能動聽 醋雨酸風亦如月影 一見又如何 不見又如何 你的春色不染心境 目送不到走遠身影 目送不到一切縮影 但信花灑聲裡聽到你表情 太好聽的戀愛 看不見亦存在 我一世未明何謂綠柳黑髮亦無礙 看不到衣衫遮蓋 放不進面容在眼內 免得你帶著明眸皓齒裝飾 我身外 聽見關心的你開燈 聽見開心的你關燈 我也天生不會用眼睛愛人 太好聽的戀愛 看不見便存在 我一世未明紅男綠女黑與白仍沒障礙 看不到衣衫遮蓋 放不進面容在眼內 免得你剩下明眸皓齒裝飾 我身外 看不到的戀愛 看不到是誰在 你色身根本從來未看一眼 但求沒罣礙 看不到對面露台 放不進紅塵在眼內 免得你有日懷著絕色一刀 插心內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賀年喜劇

看《我愛HK開心萬歲》,開開心心與家人渡過了100分鐘。再見馮粹帆,想起孩童年代在外婆家看他有份演出的一部疑似喜劇電影 (名字真的怎也想不起),電影中他養的雀仔被踩死了。那個明明是笑位,我竟然跑了入房哭了起來,莫太啼笑皆非。那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電影觸動人心的力量…… 雖然情感有點配。《新少林寺》由智障般的劇情至謝霆鋒龍婆上身式的演出至彷迪士尼式的粵語配音及配樂都曲線地令人笑了,整套電影的最大亮點是出場幾分鐘便死掉的「趙師傅」。《Little Fockers》不過不失,看著迪尼路的樣子,竟然越來越有親切感,嘻嘻。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