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我笑你

這是糗事,也是無聊事。我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用某品牌的toner。何時開始,怎樣開始,我不記得了。只是覺得噴了之後,有點香香的、爽爽的、令人精神一振的感覺,便一直使用。開始的時候,我應該還未知道這個,這個是後來有人跟我說的:toner的作用,其實是令皮膚更有效地吸收護膚品,所以只用toner而不在之後使用護膚品,是對保養皮膚毫無幫助的低能行為。因為這件事,我被當時在場的幾個朋友取笑。那時我也覺得,這麼大個人,還要是女的,連這些護膚小常識也不懂,的確是糗,抵俾人笑。

後來,這件糗事又三番四次被提起,繼續被人笑。每次提起的時候,我還是說,有時不想用護膚品的時候,我依然會齋噴toner,因為噴完感覺很舒服。有朋友說你噴水也是一樣啊,我說不啊,我喜歡那種香氣,而且噴在臉上感覺很舒服,有精神一振的感覺。這樣的回應,通常換來一句低能嘥錢與一堆笑聲,然後話題又轉移到其他題目上。上星期這糗事又再被提起,再次換來一堆笑聲。我開始不明白有什麼好笑,但還是跟大家一起笑完就算。開始的時候無知,不正確地使用了那支toner而被取笑,我明白,真的很糗,自己也笑自己。後來再提起,我表明了,我知道用了toner後要落護膚品喇,但我覺得噴了那個toner以後很舒服,所以有時還是會齋噴那個toner。如果這是一套電影的話,我會配上以下畫外音:有沒有人會認同,這個愚蠢低能但不影響他人的行為,其實是一個個人的生活選擇?那是我的錢我的臉我的快樂,不值得尊重嗎?沒有喉嚨痛的人會吃漁夫之寶,精力充沛的人也可以喝Red Bull,因為他們純粹喜歡那種味蕾上的享受,與「功能」從來無關。你會指著他們來嘲笑嗎?

我知道,這是我的歪理,又是我想得太多的時候了。朋友間的開玩笑,無傷大雅,不用太認真,能為朋友席間帶來歡樂,更是least I can give to my friend。我的行為,又實在有點低能吧。根本沒有人會把這種無聊事扯上「價值觀」三個字頭上。只是我發覺,會明白以上我說的這些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而我是會繼續堅持著這些低能的無聊行為的。一想到那種隔膜,不免有點惆悵。這令我有點想念北京。人,可能越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越多深不見底的陰暗面,才真正懂得易地而處,不去胡亂批判一些你認識不深的別人。當你自以為光明正大時,能不對你以為已經瞭如指掌的人指指點點嗎?某人那句文法依舊千瘡百孔的「around us there is the crude reality that don’t forgive」,竟然來得那麼及時。

Advertisements

About iamjam

2009 年1月19日晚,我在灣仔會展一邊看《An Evening With David Byrne》一邊打SMS,驚覺"COCK"與"ANAL"原來屬同一個T9碼。 這是一個SIGN:可能我真的要開個BLOG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