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April Films

讀娛樂新聞說葉偉信成了新版《聊齋之倩女幽魂》的導演時,不禁抹了一把冷汗,再看男主角是古天樂,便自動把這電影列入了「不宜觀看」一類。結果,還是想支持一下葉偉信而入場了。都說絕處可以逢生,重拍經典如自殺 (又或是案未審已被判死刑),被人看死了,真正入場時卻沒有那麼苛刻。《聊》說不上精彩,但又絕對不難看,黑山妖村拍得奇幻絢麗,特技場面亦沒有如近年很多華語大片段自暴其短,劇本有點黑色幽默之餘甚至有少少cult,那個令我望而生畏的演員陣容,竟也看得甚舒服 – 徐錦光自然是一大亮點,連全港最不適合演古裝片的男演員古天樂,也很古惑地以現代人姿態演繹他的燕赤霞,跟其他演員同場時又不致於顯得格格不入,不算太難看。想一想,《聊》可能是近年我看得最適服的華語大片 (當然也沒有覺得深刻,只是過目即忘的電影),不知算不算是對葉偉信的讚賞了。據說他下一套電影是翻拍《開心鬼》,祝君好運。(其實我覺得葉偉信是應該拍吓喜劇的,因為他夠抑鬱變態,相信會有很多sick humor哈哈。) 極度期待宇宙最強《關雲長》,強哥被姜文完全搶去風頭不令人感到意外,畢竟姜文完美地延續了在《讓子彈飛》的神采,演土匪像俠仕,演小人如英雄。編導以非常「香港仔」的心態演繹一個傳奇人物的故事,電影根本是以曹操角度出發,關公只是動作大茄,棋子一名。可憐某幾場表現情義的場面淪為全場爆笑位,非常尷尬。 喜歡《Limitless》的拍攝手法與故事 (雖然爛尾淪為追殺戲),但對廸尼路先生只是大茄一名感到很失望。有朋友認為電影的故事很有意思 – 借不借助藥物也好,一個人只要有足夠動力,自然可以激發潛能。我只想每日都好像啪了那粒藥丸,同一時間有6個自己在幫自己做事。除了啪藥,人格分裂都有此功能 – 讀Billy Milligan 的故事時,他說他很少睡覺,不同人格會輪流幫他完成不同工種的工作,我竟然有點羨慕他。去年朋友力讚的《Moon》,我睇到訓著;最近看《Source Code》的介紹時,才知道導演Duncan Jones是大衛寶兒的兒子。雖然那個老掉大牙的「假如生命只剩下一分鐘」教訓感動不了我,有關平衡宇宙的討論對我來說又太複雜,反而是最後一幕把笑臉定格令我有少少「起雞皮」。以幽閉空間出發,多次重覆同一時段發生的事 (突然想起《月光寶盒》),仍然不斷有期待、有驚喜,以第二部長片來說,Duncan Jones很厲害呢。期待《Scream 4》以為會好笑好驚嚇,結果悶戲一場。 本來買了票看《Honey》,但臨時有事去唔到;反而無心插柳地看了土耳其電影的另外四部電影,除了《Crossing the Bridge: The Sound of Istanbul》比較有趣外 (還差點坐在明哥…… 的背包隔離,哈哈!),其餘的都是帶觀摩心態欣賞 – 未有得去土耳其,先看其電影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明和電機 Voice Mechanics 音樂會

音樂會完場後是有點失望的,當然非常欣賞明和電機的趣怪創意,但音樂會本身好像一個藝能搞鬼節目,感覺與「音樂會」距離很遠。但偶爾讀了他們2006年來港演出前LCSD為節目發的新聞稿,才發現我感到失望的地方全都是節目特色之一。失覺晒。另,無聊留意到上次演出的門票最貴的還比今次最平的還要平廿蚊。一向覺得LCSD大多時間保守,但久唔久還是有荀嘢的,特別是近年的多媒體系列。  風靡日本的藝術組合「明和電機」即將首度來港,以一百伏特前衛荒誕無聊手動電機簡單複雜化超越常識的原音演出兩場音樂會。 這個非一般的音樂會將於十月二十及二十一日(星期五及六)晚上八時,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這不只是一個音樂演出,也是一次超乎想像的「產品展示」。  「明和電機」每場演出都獨一無二,所有成員皆以藍色工作服出場,藉以表現「明和電機」機械製造商的身份。另一方面,「明和電機」從不使用制式樂器,而是先研發製造,由於所有用於演出的機械均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樂器,尚未經過量產化的改良與測試,因此在演出途中不免會發生問題。此時台上穿著藍色工作服的演出者,便馬上化身技術人員進行搶修,這也成為舞台上的另一種搞笑演出。而社長土佐信道幽默逗趣的肢體動作及演出中以簡單英語介紹不同的樂器亦堪稱一絕。  「明和電機」本是一家父業子傳的老字號公司,一九六九年由土佐阪一創立,以生產真空管為主,全盛時期員工曾超過一百人,然而七九年受石油危機影響,經運不佳而宣佈倒閉。 九三年,土佐阪一的兩個兒子土佐正道與土佐信道,以綜合藝術與商品的創作模式重新創立「明和電機」,以「不可為之,但又何妨」為宗旨,開發出許多極具創意之作品,包括以「魚」為中心思想的「NAKI」系列、原創電動樂器「TSUKUBA」系列及以「花」為主題的「EDELWEISS」系列作品,表現出嶄新的創意與特異獨行的風格。在他們的努力之下,將生產真空管的夕陽產業,徹底改造成領導時尚的品牌,並多次獲得日本設計大賞。其天馬行空的風格深受年輕人的喜愛,在設計和藝術界都甚具名聲,混合純真與荒謬的設計特色,在日本有「療傷玩具」的稱譽。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決裂」

讀周耀輝的《突然十年便過去》,他寫過去曾經跟一些人決裂,而當他告訴朋友同事他曾跟某些人決裂時,他們都覺得難以置信。根據他的說法,決裂與絕交有些不同。「決裂」二字聽似嚴重,但依他的說法,小朋友絕交後可以頭也不回至死不相往來;成年人決裂,多多少少還存在一點隔岸的關懷。在巴士上突然想,我算是看似不會跟別人決裂的那種人吧,但回想起來,還是有這樣的經驗。就算不是「決裂」,也是「主動疏遠」,安心讓某人在自己的生活中下落不明;不用抽絲剝繭,單看表面證供,也能輕易栽定,無論在任何關係裡面,不明所以的沉默都是致命傷,即使那是無意、無心的沉默。決裂最命的,不是決與不決的取捨,而是決裂後在彼岸好奇對方生活得怎樣,卻永遠游不過那個自尊心氾濫的腦海。突然十年便過去,下落不明的很多個ta,又老了幾歲?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HKIFF 2011

《Cirkus Columbia》波黑/法國/英國 南斯拉夫變天前夕的家庭瑣事。導演舊作《No Man’s Land》是我的啟蒙電影之一,這次把時光倒流至南斯拉夫暴風雨前夕僅餘的平靜日子,擺平了一宗有幸有不幸的家庭糾紛,當中以大時代、小人物出發的視點,叫人看得心口隱隱作痛,大概會比《No Man’s Land》更入心。最叫我稱奇的是,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情感那些關係景色家居擺設,都那麼似曾相識 – 把這套電影以普通話拍一次,把時空搬到祖國的某段歷史,是完全可以成立的。片末一對月重圓的舊情人在戰火蔓延之時坐上生銹的鞦韆,享受片刻溫馨,竟是那麼窩心。至於電影中窮得只剩錢的男主角,越看越熟口面,原來是《Underground》中的大騙子,怪不得出自他口中的一句「金錢可以購買一切,但你不可以擁有一切」特別有說服力,哈哈。 《The Last Circus》西班牙/法國 十年一遇的奇片啊!看電影節最大的樂趣是翻著電影目錄,看見那張劇照夠養眼,又或是文字簡介夠峰迴路轉便在對電影毫無認識的情況下購票入場。電影節常客每年四月頻頻高呼「賴嘢」已非新奇事,奇就奇在久唔久會巧遇一套出奇地對味的心頭好。我對上一套已是2003年的《Fear and Trembling》,當時原本要看的電影被抽起了,由此片補上,在不知就裡的情況下看了那一屆最喜歡的片子。《The Last Circus》就是這樣的一套電影。甫見那張小丑大開殺誡的劇照已覺得有點cult,入場後更是越看越興奮 (後來發覺,那個小丑造型很像Graphicairlines的一些characters, 怪不得,怪不得…)。電影在西班牙獨裁統治歷史與荒誕超現實之間穿梭,黑色幽默與爛gag並存,怪雞片一貫的自殘、血腥暴力、露骨性愛自然源源不絕,還搭單送埋港產片式街頭爆破、《魔戒》式磅礡特技 (山寨版)、拉丁動人情歌,教我如何不外它。最攞命的是,看著兩個爛面男主角片末一笑泯恩怨的畫面,感覺有點蒼涼之餘,竟然還有點窩心。電影原名直譯乃「A Sad Trumpet Ballad」,聽落像文藝小品多於騎呢怪雞片。看電影節最有趣的,就是甲認為不外如是的東西,乙會視之為執到寶吧! (其實電影最令我感不安的是…… 我覺得那個肥仔男主角好可愛!有朝一日愛上Jack Black的話,教我情以何堪?哈哈!) 《Morgen》法國/羅馬尼亞/匈牙利 一個歐盟、幾個世界,雞同鴨講的故事。這套電影最精彩和最精警的,都在片首數分鐘出場了 – 男主角住在羅馬尼亞與匈牙利邊境的小鎮,過境到匈牙利釣魚後回家,邊境官員強迫他留下魚獲 – 人類可以自由穿梭歐盟各國,但魚兒不可以,唔好意思。歐盟的荒旦矛盾,略見一隅。之後的90分鐘,就當是偷看羅馬尼亞荒涼一面吧。 《The Pack》法國/比利時 電影譯名與簡介比電影本身精彩的(又一)示範作。「我愛午夜長」與紀錄片是每年電影節的必看section,今年卻只看了一套,就是譯名很爆的《o靚妹腎探母夜叉》。抱著很緊張很緊張的心情入場,不斷等有嘢發生,又不斷地無嘢發生,很沒癮。除了女主角耳嗚一場看得有點肉緊外,其餘都是虛驚一場。法蘭西唱作人Benjamin Biolay真人原來那麼肥腫難分,真令人失望。 《Surviving Live》捷克/斯洛伐克 楊史雲梅耶帶領銀幕前後齊齊發夢。我睡覺不發夢,反是清醒時發很多白日夢,有關解夢的電影,看來得啖笑,不入肉。好笑的是身旁遲入場的男觀眾,坐下不夠三分鐘便呼呼大睡了,跟男主角一同發夢。觀影翌日上網看有關這電影的資料,才發現原來早在數屆電影節前領教過楊史雲梅耶前作《Lunacy》的血與骨 (和內臟),怪不得看見男主角被那條豬橫脷非禮時感覺似曾相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it defeats its own purpose”

Someone told me this: the scent of a perfume will mix with its wearer, forming a new and unique scent. These days I started to wonder: if you buy a bottle of perfume because you like its smell but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