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Salute!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風水輪流轉

以前一個人出國,莫太總會一臉擔心的樣子看著我踏出家門,那時候我覺得她有點煩。世界哪有這麼多天災人禍,要遇上的話,落街買份報紙都會遇上。現在反而時時刻刻擔心天災人禍隨時會在自己身邊發生,無論莫太跟姨媽姑姐上深圳揼骨、還是飛泰國做spa,我都會擔心她們幾條盲毛會否惹上麻煩。對,是「盲毛」,在莫太眼中我是未見過世面、極易被騙的盲毛;在我眼中她由萬能百曉主婦逐漸變成越老越糊塗的無知婦孺。真是風水輪流轉。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1 Comment

“some days are better than the others”

電腦死了的晚上,好像特別漫長,也份外悠閒。吃過飯、洗了澡、睇埋《點解阿sir係阿sir》都只不過十點多,不願瞓的香港人,難得有時間把一張張舊唱片放入唱機重溫,一些原本覺得淡然無味、封了塵的唱片,今天竟然愛不釋手。連續兩晚聽了Kings of Convenience的《Riot on an Empty Street》與《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完全不明白自己去年為什麼沒有去他們的音樂會,也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張碟推出的時候,聽了兩遍便放了一旁。又聽了內地民謠歌手萬曉利和李志的專輯,以及Nirvana和台灣樂團Tizzy Bac的 unplugged音樂會…… 對,都是適合寧靜的晚上的acoustic嘢。跟朋友講起,他說這很行為「中產」,我想,差杯紅酒,我便成為獨身中女了。以往沒有特別覺得KoC「脫俗」,這兩晚聽著那些清脆的結他聲和有如夢囈的鬼食泥唱腔,卻突然有些覺得自己逃出了這個城市。通常有人說「聽某某的音樂令人彷如置身東南西北歐/ 家/ 外太空/ 天堂」的時候我都很想藐他們,但聽著KoC,我開始相信這些音樂只會在Bergen製造出來。Bergen給我的感覺是在城市與鄉鎮之間;KoC的音樂脫俗,但歌詞仍經常滲著一些城市人獨有的孤獨。不過,也有一些重口味是我仍然無法接受的,例如Smashing Pumpkins,哈哈。  漫長的晚上快要完結,因為已買了新電腦。電腦送抵莫宅翌日,我發現公司出了新memo,員工購買該品牌電腦有4%優惠,兼能享用特快售後服務,應該係會有一個神秘電話號碼,打通後有真人接聽嗰種。頂。  有關”some days are better than the others”:偶然在網上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唱片封套,上面寫著「some days are better than the others」,立刻上腦。一查,唱片是一套美國獨立電影的soundtrack;片名,則是U2《Zooropa》大碟中的歌。對,這篇的題目是與內文沒有明顯關係的。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he end of the innocence”

今天才明白,心煩真的會令人頭痛。最好的幾個朋友,一個爸爸與病魔對抗了好一短日子,終於捱不住走了;一個與另一半甜蜜了短短的日子,對方卻突然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那個雄心壯志畢業後要創一番事業報答父母的,與那個不再與我夜蒲、省吃省用好為了與他建立一個家庭的,以後也見不到了,因為有一部分的他們也死去了,我以後見到的,只是殘餘的一部分。好像電影對白的說法,I can’t even start to imagine to imagine how they are feeling,我只能接二連三地懊悔,自己做的是不是不夠多。我甚麼也沒能做,只發現原來心很煩的時候,頭真的會很痛。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2 Comments

德國女人

這是最近又一單「以貌取人」的案件…… 其實,甚至說不上是「以貌」,僅是「好色」 – 純粹是因為唱片封套上幾個色彩鮮艷的汽球,便把我的眼球吸引了過去,匆匆買了回家。說的是德國爵士女伶Lisa Bassenge的新唱片《Nur Fort》。Lisa Bassenge自2001年起出版的數張英語專輯均走成熟隱陣爵士路線,唱片封套上的她也一臉古典美;新作《Nur Fort》則是她的首張德文專輯,脫胎換骨,找來Calexico跨刀合作,拋開爵士包袱,帶來一張現代、跳脫、溫暖又迷人的流行專輯,連唱片封套上的她,也搖身一變成了又性感又chic的熟女。大愛,即上YouTube找她的演出片段,卻彈出了新唱片的宣傳EPK。德國女人嘛,其實是不是有點像上海女人,看著風華萬種、唱起歌來千嬌百媚,但一開口說話…… 嘩,只好說她們很「強勢」。她的個人網站只有德語,懂德語或不介意用谷歌翻譯的請進。  又,早幾個月前在Love da Records搬遷清貨中撿了法國唱作人Jean-Louis Murat於2006年出版的《Taormina》,一直放在一旁,直至早兩天它才出見天日。又是一張醉人的沙聲熟男唱片,適合漫漫長夜孤枕難眠時聆聽,哈哈。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