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Food for blog 3

I just realized I haven’t done it for a long time, so here it goes again. (Obviously I have too much time to kill again, and I am not a good fb / twitter/ weibo user – otherwise all thes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ood court | Leave a comment

June Films

很早便買了《第一類型危險》的票,後來也得知放映很受歡迎,好像加映了好幾場。我看6月4日那場,去完維園再趕到bc,原來徐克導演也有出席,放映後與觀眾交流。先說電影,印象中沒有看過如此令人窒息的電影,不單影像上咄咄逼人,令人驚訝的是它的意識也是走得那麼前,前得我們到現在也未必追得上。(今日的電影出現此片開場的虐待情節,說不定會上A1頭條,被八方圍剿。) 有點慶幸有機會看到這樣的香港電影,30多年後看來也沒有過時的感覺,那股生命力很強盛,對時代的諷刺比現在的港產片尖銳實在,殘酷得來又帶點年輕人獨有的真誠及點點幽默感。(純良男主角在快餐店替喪心病狂女主角買紅豆冰一場,是全片最窩心的一刻。) 聽完放映後的座談會,相信大部分觀眾都在為香港無論在各方面都越來越保守、倒退而懊惱;而徐克在座談會中表現的真誠、謙遜、對觀眾的尊重,以及仍然熾熱的承擔感,同時令我更加尊敬他。 沒想過《X-Men: First Class》可以媲美《X-Men》首兩集,文戲比動作精彩得多,那個mutants vs mutants的矛盾,頗發人深省。 而Magneto抱著Prof X「訣別」一幕,肯定是電影史上gayest moment之一,哈哈。 我通常對英國小電影都無甚抵抗能力,《Submarine》卻是例外,形式上很chok,情感卻真空。如果電影要表達的是少年不知愁滋味,那《Submarine》的強說愁很成功。搞了一大輪,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五臟六腑卻翻了幾翻 。青春不過如此 – 心愛的人看你半眼,你樂上整天;對方稍為有欠歡容,你敏感得把一切罪名都攬上身,自以為是自己做了什麼錯事,天也快塌下來了。(其實很自戀,以為自己很重要,對方可能根本沒有放你在眼內。) 雖然如此,電影中的威爾斯小鎮、各種文化致敬符號,以及Alex Turner的浪漫小情歌,還是看得人很窩心。 看完《Super 8》,竟然覺得有點cult cult地,一般兒童歷險電影都是以幻想世界作背景,《Super 8》卻現實過現實,特別是尾段打到飛起收唔到科的場面,看見幾個小孩子在槍林彈雨下四處跑,做著一般荷理活大片中英雄主角才做的事情,其實畫面上頗有趣。有朋友不喜歡電影70年代的懶懷舊感覺,但這又令我想到另一個問題 – 不把故事設於科技不發達、小朋友思想仍然純如小綿羊的70年代,劇情還能令人信服嗎?記得看《青峰俠》,末段打了一大餐就是為了趕回公司把壞人的罪證upload。喂,成套戲個setting咁現代,結局卻來個時光倒流?同樣道理,現在的小朋友要拍戲都digital,即時playback了,還要等沖印?他們又忍得住不立刻upload上youtube嗎? 《Green Lantern》無聊是意料之內,最失望是連Peter Sarsgaard同Tim Robbins這些戲骨都完全無發揮,連入場唯一的理由都無埋。 突然想說這個:我記得第一次看完《父子》後很討厭這電影… 其實不是討厭電影本身,而是覺得這麼一無是處、完全沒有值得愛的地方的一個角色,為什麼要說他的故事?某個週日電視台重播《父子》,我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看著愛和恨都好像很懶洋洋、很淡然的馬拉故事,很專注的把電影重看一遍,才突然覺得電影原來真是有它的「味道」。有些味道,真是要沉澱過後,才能慢慢散發出來。即使你當初有多不理解它。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我地大家

某晚上了舊同事在灣仔唐樓的家,樓底高、空間寬敞,非常好的地方。但那棟唐樓最近已經賣了,朋友說不定年尾就會被迫遷,再過三數年,附近幾棟唐樓將翻身成和對面那座新落成的商廈一模一樣,臭豆腐、牛什與涼茶鋪也快將絕跡,朋友也再不能向深宵時分在五星級扒房嘆完世界後還在街上大吵大鬧的外國人爆粗掟水蛋,因為他已被迫遷,好運的話已在深圳定居。 那晚在他家看了《獅子山下》dvd,回頭再看七十年代的貧窮 (<押>,貧病老作家典當家傳古玩不果,即場自刎,當鋪職員悔不當初)、八十年代的為世所迫 (<荷里活蘇伯>,俠義老伯為了自力更新,當上看更,遇上被追稅走頭無路、打算自設打劫騙局呃保險的古玩店老板)、九十年代的無家可歸 (<家>,女主角五十年代隨父親來港定居,對母親多年來堅決留守內地、不念親情而耿耿於懷;直至趕上移民潮,當上「太空人」港美兩邊飛,難為了幼女,才驀然發現歷史正循環上演),大家頓時沉靜下來。香港好像變了很多,但又好像什麼也沒有變過。十年八載後,又是怎樣的光境?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song 2

前者如袁Sir所述,溫婉輕盈,縈繞心頭,是2011迄今最入心的歌曲; 後者早兩天重溫,才突然領悟歌中意境。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它的廣東版《柏林蒼芎下》。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mind mumbling

1. 2009 was absurd, 2010 was alter-ego transforming, 2011 is a year to go back to the real world. Real world as in you start to wake up early morning, squeeze into a bus you have waited for too lo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ellen loo。the ripple

2011年6月10日晚上在藝穗會,她一出場便說已經等得了這個日子十年。我這個反骨的(前) at17樂迷,又何嘗不是也等了她單飛的日子十年呢?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he Drums/ 吹波糖 in HK

聽這兩隊樂隊的唱片時感覺不大,估不到看現場是超級精彩。特別是The Drums,一出場便帶起氣氛,不但音色突然變得一流,主音Jonathan Pierce有點姣的唱腔、有點娘的舞姿與那件有點劉華《天若有情》時期的牛仔褸對我來說甚對味,玩< Down by the Water>般的抒情歌卻又非常動人。趣事一則:太多人擠到場地唯一的便利店買酒飲,大家都明知雪櫃的啤酒全都是剛放進去唔凍的,卻硬是要輪流開個雪櫃逐罐摸,以為自己會幸運地摸到罐萬中無一的冰凍啤酒。我和朋友則走了到場地隔離的油站碰運氣,買到了可能是全場最冰凍啤酒,嘿嘿。至於為什麼油站會有酒賣俾司機,我和朋友也想不明白。來自廣州的吹波糖一出場便很有大band風範,雖然不是特別喜歡他們的音樂,也會被他們現場演出時的能量牽動起來。(然後換來翌日一整天的腰酸背痛。) 以下這條片是用《Super 8》推出的app拍的,just for fun ;)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