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揀飲擇食

幾個月前與一位新相識的朋友在中環SOHO某咖啡店hea,聊得有點晚了,便開始覓食。一路往下走,很多食肆都關門了,我理所當然地提議到翠華。他有點猶豫地問:「… 有沒有其他選擇?」我以為他不喜歡茶餐廳,原來他是不想光顧大財團、連鎖店。結果我帶了他去玉葉。他剛從美國回流工作,好像從未到過大排檔。結果我們又坐了很久,埋單才每人廿多元。 在飲食方面,其實近年來都有對大財團、連鎖店等略有反感,反壟斷、反刻薄剝削是原因之一,但最貼身的原因,不外是討厭沒選擇、貴、食品質素越來越差。你有沒有發覺,現在到不同的快餐店吃東西,味道都是差不多的;有時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咀嚼什麼?(所以,我對「雞有雞味,魚有魚味」之類的說法不特別反感。覺得這是廢話的人,一是太幸福,每天都吃得好,一是太不幸,從沒吃過好的,兩者都不能分辨食物的好與壞。) 乏味也就算了,上星期跟莫太到大家樂吃下午茶,叫了杯熱好立克,習慣先用膠棒先攬兩下才飲,那天卻攬不動膠棒,因為有半杯都是未溶、凝固了的好立克粉,狀甚嘔心。簡單如沖一杯好立克也搞成咁,就算把門面裝修得再豪華摩登、把員工制服設計得更「專業」、把他們訓練得更像皮笑肉不笑的星級酒店員工,也於事無補,因為都只是金玉其外。 我想我始終不是一個那麼憤世嫉俗的人,又不至於要罷食連鎖店,KFC的巴辣雞翼和吉野家的牛肉鍋也實在太好吃了。反而開始從另一面來想,我要做的,不是反抗大財團,而是保護(好吃)的自家製作,避免他們被趕絕,日後真的無啖好食。為了味蕾的享受和保障選擇的自由,我開始不介意多走兩步,改吃強哥粥店,因為他們的碎牛粥真的有碎牛的肉味與炸米粉的質感,而且是熱騰騰的。我不想有朝一日,走在街上只有太興美心大家樂大快活,吃不同招牌但味道一樣的東西。 喂!你還記得,以前喝好立克是先用好立克粉沖一杯8成滿的熱水,攪勻後再加花奶/鍊奶嗎?

Posted in the mess we are all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July Films

我是傾向喜歡《The Tree of Life》的,先從Terrence Malick的舊作 《The Thin Red Line》說起。記憶中這電影與同是以二戰為背景的《Saving Private Ryan》在港的上映時間不是相差太久(同是1998年下旬),當年已開始一個人跑到淘大看電影,記得看完《Saving Private Ryan》後覺得「好精彩又幾感動喎」,但那時已隱約意識到「不過好匠氣 (我那時真的明白這個詞的意思嗎?!),好似幾時喊幾時笑都已被導演準確計過,不會少,但也不會多,沒驚喜」。好像過了幾天,已忘掉電影的細節。一段短時間後,被《The Thin Red Line》的明星陣容吸引了入場,一路看一路覺得奇怪:「吓?個士兵打仗時就咁瞓喺個戰壕度自言自語,諗吓同老婆纏綿時的綺麗就係一場戲?無劇情㗎?」完場後還是一臉茫然,沒有故事沒有寓意沒有「看懂」甚麼,很多畫面與思緒卻在腦內揮之不去。這可能是我首次在戲院看到戰爭片的另一些可能性。 《The Tree of Life》中的自然奇觀與人體奧妙對我來說都是多餘的,有點故弄玄虛,沒有了我可能會更喜歡,但既然導演有他的用意,而這些段落又不影響或削弱我享受電影的其餘部分,所以我對此沒有特別反感。我不認同電影「得個靚字」(現在的電影拍得太靚,會被認為沒有內涵,好像太靚的女歌手都一定是不懂唱歌似的),也不認為電影「說得太白」。以故事的起承轉合來說明一些道理及寓意是常見的事,但當電影開宗明義不是以此為目標,那就順著它而走,看它開邊瓣好了。每個人看這電影的著眼點都不同,宗教意象我看得皮毛,我看的是成長中的敏感。這不是容易表達的觸覺,惡童透過觀察​身邊一事一物而慢慢「改邪歸正」令我最有感受,而印象中真的沒有其他電影曾這樣輕描淡寫便道出這種敏感。單是這種觸動,便令我極不同意把它標籤為悶藝片。朋友quote了forum一句戲言,大意是看到戲中恐龍讓他感到生命的偉大之類的。如果有人看輕因《The Tree of Life》而起的觸動,真的是這種「看到恐龍就感到生命的偉大」、「看到有血有人死便感受到生命的可貴」之類的廉價感動,那其實也無話可說了。 而最有趣的是,看了網上一些留言,發現喜歡《The Tree of Life》的會不屑不喜歡的人「膚淺無深度看不懂」;不喜歡的則會藐喜歡的人「唔明扮明懶藝術」。當中還有一些「覺得自己看得懂但不喜歡」與「看不懂但覺得自己好喜歡」的觀眾。(還有一些覺得「這電影比王晶的港產片還爛」的觀眾,這見解便真的令人啼笑皆非了。) 這麼極端的回應代表了入場觀眾的層面很廣,無論是宣傳效應還是明星效應,觀眾對電影都有不同的期望,而引起失望的,往往就是hype。如果沒有摘下影展大獎,沒有Brad Pitt被譽為技驚四座的演出,沒有什麼「天人合一」的偉大論述,可能大家會抱著看電影多於「圍觀」的心態去看,而因為一些外圍的言論而影響自己樂趣,其實幾唔抵。另,看《The Tree of Life》最珍​貴的是有機會感受電影的另一些可能性。還有選擇的餘地,在這個世​代越來越重要。 《Certified Copy》像是Abbas Kiarostami版的《Before Sunset》,男女之間對愛情、家庭、藝術等的口舌之爭很有趣,但奈何weekday晚上看這種電影太累人了,未到婚宴吵大鑊那場,我已開始… 斷片了。 和陳可辛的其他電影一樣,《武俠》不是不好看,但「精彩」兩個字又總是說不出口。《武俠》像大雜燴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大國印象

有關東長安街:以往一直搞不清街道名稱,原來那條就是東長安街。廿多年前的某個晚上,據說這條街道很混亂,堆滿了徬徨憤慨的年青人。這個七月的夜晚走在好像沒有盡頭的街上,卻感到很愉快。後來才想起,那條就是東長安街。 有關火車:去年夏天在內地見識了鐵路客運高峰期的「壯觀」。旅客、民工、學生、老人及婦孺擠滿車站及車站外的廣場,買不到車票的徬徨找方法回家,持票的早早便攜著大包小包的家當呆在侯車大堂,誓要早一步登車霸佔放置隨身行季的位置。黑壓壓的人群在月台大閘一開的時候洶湧而上,勢如逃難…… 說得難聽一點,其壯觀程度比新聞片上看見索馬里難民走避內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要以「看圖識字」的方式解釋「蟻民」的意思的話,就是這個畫面了。去年在世博見到的人更多,但都是左手鈔票右手相機入場消費,有別於火車站裡千山萬水只求回家的人群,真的彷如螞蟻般卑微。可能就是這種卑微,讓某些人覺得民眾死不足惜。我這種置身事外的遊客慢吞吞的走,留意到有些人一臉厭惡,有些人不以為然,有些人臉上卻掛著一抹亢奮的笑容,好像很享受這種混亂。我不懂這種卑微的「滿足」是可笑還是可悲,但是,在一個連回家都像打仗的國家,人性有什麼可能不被扭曲、社會有什麼可能會安穩呢? 題外話:周云蓬《绿皮火车》/ 紀錄片《歸途列車》 有關「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前進」的大國:越對大國近代歷史了解,越為近60年的天災人禍、發展的停滯不前感到痛心;但眼看近年的「超高速前進」,一邊一廂情願相信人民的生活會過得好一點,一邊為發展的「質量」擔驚受怕。近兩次到北京,住過一些剛開業兩、三年的星級酒店,可以幻想剛開業時的摩登輝煌,但過了才三兩年,地毯發霉、天花剝落、水龍頭生銹… 我不知道建築的質量如何,但肯定是維修不善。去年覺得明亮舒適的café,現在的廁所已開始有慘不忍睹的跡象。(當然也不排除用家不會愛惜不屬於自己的設施。) 私營的尚且如此,公營的更加不敢想像。但是,我最怕的不是超速大國車毀人亡,而是追尾的我城會炒鑊更甘的,永不超生。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the mess we are all in | Leave a comment

Food for Blog – 帝都版

由於這幾個星期「坐監」太無聊,決定什麼都寫一餐。先寫在北京的很多餐。  寬店 半年沒到鼓樓,又拆了很多東西。Anyway,寬店是我頗喜歡的串燒店,應該頗受歡迎,舊鼓樓大街的兩間店只隔數步。但是,它好吃的不是烤雞翼,而是其甜甜酸酸辣辣的「寬店拌菜」。 長安一號 位於君悅酒店內的精品中餐,以烤鴨聞名。以鴨論鴨,還是大董好吃,但吃厭了大董,想找點新意思的話,長安一號是不錯的選擇。全開放式廚房,一邊吃一邊看;格調高級,適合相約良好飯腳、開支美酒,慢慢吃慢慢喝。(說開大董,我會推薦去金寶街那間,價格一樣,但環境氣氛較雅緻。盡量要求沿著小魚塘就坐,便可一邊進餐、一邊看師傅烤鴨、一邊用吃不完的鴨餅偷偷地餵魚,哈哈。) 麻辣燙 晚上最常見的街頭小食之一,基本上就是一架熟食車 (好像香港的魚蛋車),用的是麻辣湯底,浸著一串串顏色形狀不一,但其實用料及味道都差不多的小食,如魚蛋、魚條、魚豆腐、魚餅、魚卷…… 及蔬菜等。老闆會給你一隻碟,麻醬、醋等自己溝,然後自己落手拿想吃的小吃,吃飽了老闆便計算你碟上的竹簽數量來收錢。我肯定那些竹簽會循環再用,也肯定賣不完的小吃翌日會循環再煮 (所以見到很淋的那些就不要挑了),也肯定街上檔口的衛生水準一定不達標,但我平日最愛吃那些染色蟹柳與假墨魚丸,又怎可能擋得住風味的誘惑呢。吃過最平的街邊檔是5毛一串,三里屯夜市一元,大商場內的food court最貴見過3、4元一串,即叫即淥,衛生但乏味。朋友說四川人開的檔較好味,叫我聽吓老闆口音才幫襯,但我未試過。也有見到吃麻辣燙的小店,但在北京未吃過。反是去年在上海看世博,旅館旁便是一間麻辣燙小店,我吃足5天,哈哈! 那家小館 這次去北京前,朋友叫我一定要試的官府菜,很多旅遊書都有介紹。Well,是頗有特色,一試無妨,但我就不覺得有甚麼好吃。 Vineyard Café 傳媒吹捧雍和宮旁的五道營胡同為最新潮點,我覺得… 過得去吧,這個月再到五道營,四圍到是清拆與重建,烏煙瘴氣,大煞風景。的確是開了很多café,但你一日飲得幾多杯咖啡?我會選擇Vineyard Café那杯 – 咖啡其實一般,但食物很不錯,漢堡和蘋果批是賣飛佛。 Helen’s 五道口晚上最受外國學生歡迎的café/ pub,氣氛一流。有些晚上還有open mic night,演出者可獲10支大青島。我超喜歡它的bailey’s chocolate,沒估錯的話,它的熱朱古力真是用朱古力加牛奶煮出來的。彷日劇的說法是,「寒冬下呷一口,幸福滿溢」。 烤魚 這次我一個人吃了一條兩斤半的烏江魚。不是我大食,是最少的那條已經是兩斤半。(當然有報大數之嫌。) 沒有研究過哪一家烤魚最好吃,反正熱辣辣烤起的時候一定好吃。個人認為最重要是挑選較少骨的魚 – 初嚐烤魚,唔知掟叫了條草魚,啖啖都是細骨,想吃又吞不下,極痛苦。烏江魚應該是不太貴又較好吃的選擇,有推介請告知。試過旺角一家烤魚店,不好吃,便沒有再在香港吃烤魚了。 Colibri 從來不喜歡cupcake,那層sugarcoating實在太可怕了。但某日心血來潮,走進Colibri 吃了個香蕉冧酒cupcake,很對味,翌日再encore了兩個其他味道的。難聽點講,它其實像嘉頓孖寶蛋糕加cream,勝在不太甜,但我就是喜歡。 Hidden 1949 由香港餐飲集團開設,集中、西、日餐、酒吧與gallery於一身的秘密花園。個人偏好,原因不便透露,哈哈。 新辣道梭邊魚 朋友這次帶我去的火鍋店,食物沒有什麼特別,但鍋底用梭邊魚熬,魚肉與魚湯都頗美味。由於已有一整條魚在鍋內給你吃,故不用點太多肉,免浪費。 L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ood court, rolling in beijing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等等 等等等 等到了

一邊看著<掀起連場音樂會>,一邊打冷陣,一邊有點感動得想哭,一邊想,台上這個人真的一定要得到更多認同,不然世界真的沒天理,單是開場一曲只賣音樂(及結他造詣),足見她本人、樂隊及唱片公司的野心與信心。但也同時希望她他日紅了的話不要變得太世故。待人處事可以世故,但創作就最好不要了。又或是,香港不需要另一個面面俱圓、誓要在三分鐘內說完一個大道理*的歌手。而且,我一廂情願地相信,自少便喜歡Radiohead、Beyond與Nina Simone、會挑《One of Us》及《Hallelujah》來翻唱的女生,要她扮演一個整天笑面的完美poster girl,是一件很吃力(但不討好)的事。盧凱彤的作品是有點抽象難懂,大多是一些細碎的觸覺,像寫日記般先打動自己,甚至不介意動用「暗語」,只讓自己及歌中喻意的人聽得懂,然後才唱給別人聽,留白的地方很多,甚至有人會覺得太多,但這種自我與謙卑、詩意與敏感是獨特的 (間中會有血淋淋的時候),你只可在盧凱彤身上找到。而且,聽著她的吉他彈撥與她有點低沉的聲線,看著她臉上自我陶醉的滿足笑容,你便覺得台上這個人值得擁有全世界,因為她有能力給予台下的人她的世界。(當然,「世界」的定義是什麼,由聽眾自己決定。) 要說音樂會細節的話,滿足終於聽到了《日以繼夜》的現場版,但沒有玩《無家想歸》(我看的那場沒有,不知其他場次有沒有),感覺有點不完滿。越講越肉麻了,就停在這裡吧。  啊,當然,又美麗又可愛,在任何圈子都會更惹人寵愛吧,哈哈。  *:又,扯遠一點,好奇一問,大家會不會開始對兩位偉文的「三分鐘一場生死愛慾」式歌詞開始感到有點疲累?兩位當然是詞神,只是… 有時我只想聽吓歌啫,用不著對住條苦瓜都要唱出「苦盡甘來」的三毛錢道理,寧願跟盧廣仲簡簡單單的吃個早餐算了。近年最打動我的廣東歌,是出自周耀輝、藍奕邦與周博賢。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看時間,做人

我對衫褲鞋襪手袋珠寶一向不熱衷,唯獨是對手錶有點興趣。除了經常看自己戴著的那只 (有時不是為看時間,純是好像看擺設般看著它),也喜歡看名店櫥窗的名錶 (但不敢入內),看見雜誌送手錶特刊,也會買來研究一番,小時候想著擁有一只Franck Muller也是很不錯的事,近年覺得Panerai 好像比較貼近現實。我也傾向相信一個人戴甚麼手錶,很反映他的性格。我以前以為一般人 – 起碼我會接觸到的圈子之中 – 是不會無啦啦戴一隻幾皮嘢的手錶出街的。但最近食飯發現,一個體內流著藍血的大學同學戴了隻最簡約款式IWC、一個有個勁有錢男友的中學同學戴了隻高貴的Cartier、一個麻甩同事則戴了隻銀色Rolex,都很「啱數」。至於我呢,兩年前在倫敦大減價買的Paul Smiths已經皮開肉裂 (我指條錶帶),但我完全沒有意慾去物色一隻新的,在櫃底撈回再早兩年買 (而又竟然還有電)的MJ電子錶出來戴。每次上街,惰性便發作:帶了電話出街,真的要戴手錶嗎?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2 Comments

Vivian Girls @ Grappa’s Cellar

Not in the mood to write but better put it down before I forgot about it. I have very short memory span these days. NYC’s Vivian Girls sound nice on the latest album Share the Joy, and were adorable onstag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