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印象

有關東長安街:以往一直搞不清街道名稱,原來那條就是東長安街。廿多年前的某個晚上,據說這條街道很混亂,堆滿了徬徨憤慨的年青人。這個七月的夜晚走在好像沒有盡頭的街上,卻感到很愉快。後來才想起,那條就是東長安街。

有關火車:去年夏天在內地見識了鐵路客運高峰期的「壯觀」。旅客、民工、學生、老人及婦孺擠滿車站及車站外的廣場,買不到車票的徬徨找方法回家,持票的早早便攜著大包小包的家當呆在侯車大堂,誓要早一步登車霸佔放置隨身行季的位置。黑壓壓的人群在月台大閘一開的時候洶湧而上,勢如逃難…… 說得難聽一點,其壯觀程度比新聞片上看見索馬里難民走避內亂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要以「看圖識字」的方式解釋「蟻民」的意思的話,就是這個畫面了。去年在世博見到的人更多,但都是左手鈔票右手相機入場消費,有別於火車站裡千山萬水只求回家的人群,真的彷如螞蟻般卑微。可能就是這種卑微,讓某些人覺得民眾死不足惜。我這種置身事外的遊客慢吞吞的走,留意到有些人一臉厭惡,有些人不以為然,有些人臉上卻掛著一抹亢奮的笑容,好像很享受這種混亂。我不懂這種卑微的「滿足」是可笑還是可悲,但是,在一個連回家都像打仗的國家,人性有什麼可能不被扭曲、社會有什麼可能會安穩呢?

題外話:周云蓬《绿皮火车》/ 紀錄片《歸途列車

有關「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前進」的大國:越對大國近代歷史了解,越為近60年的天災人禍、發展的停滯不前感到痛心;但眼看近年的「超高速前進」,一邊一廂情願相信人民的生活會過得好一點,一邊為發展的「質量」擔驚受怕。近兩次到北京,住過一些剛開業兩、三年的星級酒店,可以幻想剛開業時的摩登輝煌,但過了才三兩年,地毯發霉、天花剝落、水龍頭生銹… 我不知道建築的質量如何,但肯定是維修不善。去年覺得明亮舒適的café,現在的廁所已開始有慘不忍睹的跡象。(當然也不排除用家不會愛惜不屬於自己的設施。) 私營的尚且如此,公營的更加不敢想像。但是,我最怕的不是超速大國車毀人亡,而是追尾的我城會炒鑊更甘的,永不超生。

Advertisements

About iamjam

2009 年1月19日晚,我在灣仔會展一邊看《An Evening With David Byrne》一邊打SMS,驚覺"COCK"與"ANAL"原來屬同一個T9碼。 這是一個SIGN:可能我真的要開個BLOG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olling in beijing, the mess we are all i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