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Sunny side up, or over-and-easy?

 I don’t even remember how the topic came up, but I and my friend were talking about eggs the other night. And he slammed me when I said I prefer over-and-easy to sunny side up, saying there is no bi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ood court,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怕死都要周圍遊

跟不同界別的人仕提起我從未去過曼谷,他們都覺得難以置信。我幻想可以這樣回答他們:「Oh well,我放假通常去巴黎食個high tea、過紐約shop吓ing、喺馬爾代夫游吓水咁,泰國唔啱我。」(我肯定這是在辦公室犯眾憎最極速的方法。) 講笑啫,入正題囉…… 嗯,但其實這個假期是沒有正題的。思前想後,發現其實沒有什麼地方是現階段真的非去不可,也不想去長途旅行。其實最想去吳哥窟,最後卻去了曼谷及大阪,兩個完全沒有agenda、沒有景點的地方,為的本是食買訓,但最後發現雖然兩地隨街都是美食,但自己的胃沒有想像般大;雖然曼谷購物平靚正、Made in Japan精緻如昔,但我沒有什麼需要買;酒店張床好舒服,但為了那該死的早餐也沒能每天睡到自然醒。最爽的,大概是晚上與大師「對酒當歌」吧。事後檢討,發現我真的非常喜歡自己嚇自己 – 兩次旅程分別乘搭泰國東方航空及印度航空,兩者都被人在網上插爆,簡直是有命返屋企都要還神嗰隻,再被莫太危言聳聽兩句,我真心擔心。在芭堤雅,晚上搭不知名的交通工具回酒店怕被謀財害命;在大阪,機場列車駛過大阪灣時,我會幻想「嘩如果而家地震有海嘯,我地實死梗喇!」;晚上睡覺時,又會覺得好似地震緊咁。我真係好怕死。  No man needs a vacation so much as the person who has just had one. ~ Elbert Hubbard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on the roa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August Films

看完《竊聽風雲二》,千頭萬緒不知如何說起,隔了兩個星期才寫這entry,更加無從入手了。《竊聽風雲》上映時,有機會訪問麥莊,那時跟他們談起金融市場與社會生態,他們的見解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有點憤怒,有點不屑,但也得面對現實。結果《竊聽風雲》是一套頗典型的thriller,來到《竊聽風雲二》才是真正的「發洩」之作,拆開了不同階層的偽善,古天樂一貫皮笑肉不笑,猶如軟皮蛇的一句「我沒有質疑你對社會的貢獻」,內心獨白明顯是「但你仍然是個仆街」,係喎,行善與偽善兩者可以沒有衝突,將功不一定能補過。(唔太關事的,但突然想起某電訊商推出junk call過濾服務的app,有人在app store的review留言:「賣我地電話號碼俾人嘅係你地,而家收錢filter啲call嘅又係你地,你玩晒啦!」) 電影完場後我突然想,其實最令人可恨的,不是霸權與賺到盡,而是「地位改變立場」的偽善。(這個時候,要tag一下MLA的《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另,這篇文章以《竊》入題,其實與電影關連不大,不過讀後很有共鳴,順便貼一下。 每年InD Panda都會選一兩個節目看,今年選了opening的《柏林如此多事》,好像是我首次看這個短片節的「重頭戲」,這批柏林電影節的得獎短片的水準果然比其他節目高很多,哈哈。最喜歡講述少男初嘗SM的《綁不住的春情》,拍出了情慾角力的張力,少男「落荒而逃」後走在街上,由驚魂未定轉化至如釋重負的詭異微笑,很絕。有趣的是此片在《The King’s Speech》中語言治療師的家中取景,朋友笑言為什麼國王不斷高呼「fxxk fxxk fxxk!」的地方真的成了炮房,後來上網查,導演說純粹巧合。《突如其來銀行事件》則重新塑造在斯德哥爾摩發生的一件真實事件,從一宗騎呢劫案看眾生相,幽默又寫實。 《The Whistleblower》改編自真人真事,講述一名在戰後波斯尼亞執勤的聯合國維和人員,揭發同僚參與波斯尼亞人口販賣活動的過程。單是「真人真事」、「波斯尼亞」及「人口販賣活動」這三個詞已經足夠吸引我入場,開場後見到我大愛的Liam Cunningham原來有份演出,直頭是有賺。電影其實很一般了,雖然主題嚴肅,但手法很平面,對聯合國的制度漏洞 (或官僚)、英美的官商勾結、人口販賣與全球化千絲萬縷的關係等著墨不多,重點放在調查過程,但那個過程又簡單得有點兒戲,感覺是「another Hollywood thriller + melodrama」。但最令人吃不消的,是女主角很self-righteous的演繹。另,說起有關歐洲的人口販賣的電影,想起很多年前曾在電影節放映的瑞典電影《Lilya 4-ever》及較近期、由Liam Neeson一個打一百個的《Taken》,前者殘酷悲涼、後者刺激痛快,兩套我都喜歡。McMafia 這本書則解釋了全球黑社會的龐大運作,讀後真心覺得成功的罪犯的才智絕對不遜於跨國企業的CEO。 被朋友拉了去看《Life in a Day》,頗喜歡,歸根究底是因為喜歡偷窺別人的生活,哈哈!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Imperfectly A-Perfect

Adele新碟《21》初推出時聽了一兩次,還以為會和她的首張大碟《19》一樣,聽了幾次覺得「幾好聽」然後便在隨身聽刪掉,不以為然。不是不喜歡Adele – 起碼相比同期走紅、猶如Dusty Springfield 翻生的Duffy,我還覺得Adele較有個性呢。只是那些很幽怨的騷靈情歌,不是我那杯茶。直至上星期在家一邊上網一邊再播《21》,一般來說我的專注力都只會放在電腦mon上,音樂只是background effect,但播到這一首,我突然停了下來,看看這首歌的名字。  昨天逛H記,剛巧又在播Someone Like You,播的應該是bonus tracks的acoustic版本。我停下腳步再細聽,嘩,乜好聽成咁,曲詞唱簡潔有力,Adele很raw地唱著「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赤裸得令人差點聽不下去。上網一查,原來這首歌一月便已出版為single,我八月才聽出它的味道,怪不得英美總有些唱片有韌力在銷量榜前列浮沉三數載,就是需要時間浸淫醞釀。(從網上訪問得知了這首歌的故事後,更有點沉重得令人難以承受。) A與D出道時都被譽為「下一個Amy Winehouse」,兩張大碟說明了兩位騷靈美聲,Duffy的騷是鎂光燈下的風騷入骨,Adele的soul才是imperfectly perfect、直搗靈魂那一位。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繼續Suede

得悉Suede「又」來香港 (其實我從未看過),還是挾著greatest hits tour的名義的時候,我笑了出來:「嘩乜我個年代最紅的樂隊開金曲匯演,Suede會不會成為70/80後的Air Supply?」沒有貶義成分,只是沒有想過亞洲巡迴會明碼實價地賣「greatest hits」。他們今年5月在倫敦及都柏林分別連開三場音樂會,玩的是近年常見的one night one album,頭三張大碟,每晚玩一張,很型。年頭在音樂雜誌看到這系列音樂會的廣告時,很認真地想過好不好瘋狂一次,飛到英國看Suede。也給了自己一條假設性問題:如果只能看一場,你會看<Dog Man Star>還是<Coming Up>? 結果不用選擇了,他們來香港玩greatest hits,聽落好像很唔型,但一次過滿足晒三個願望,其實很令人興奮。更令人興奮的是,我與很久沒見面的中學同學為了這個音樂會而「團圓」。其實我跟他們不算太熟,但Suede是我們的集體回憶,把我們連在一起 – Suede當年真的很紅很紅,那種滲透性是Blur、Oasis、Pulp甚至Radiohead 都比不上的。(Radiohead或Pulp來港的話,屬拜神朝聖,非集體懷舊。) 同學甚至在show前把Suede的歌詞都印出來,溫習一翻。總之,每首歌的前奏一響起,我們便要搶先把歌名喊出來。 未開show先興奮,當She的前奏鼓撃響起,全場情緒高漲,第二首已經是令人瘋狂的Trash,嘩以為他們不做前戲直接來高潮,原來高潮一浪接一浪 – 想企定定開罐啤酒,嘩Animal Nitrate呀又要跳喇,唱完hold住罐啤酒等一陣才開 (免得一開噴到週圍都係),嘩By The Sea呀要細心欣賞 (救命啊我朋友用佢把非常磁性的聲線清唱出首句歌詞… 但入早咗好多),嘩We Are The Pigs又要跳喇,跳完又唔開得罐啤酒住了,嘩Everything Will Flow呀又要舉手大合唱喇,嘩So Young 同Metal Mickey呀又要跳喇,嘩The Wild Ones呀好感動呀… 最後,我帶了那罐啤酒回家。 聽落好唔型,像紅館show對不對?是的,疑似唔夠氣的Brett不但經常「隊」支咪俾觀眾大合唱,還設有握手位,每一下扭臀搖頭fing咪都經過精心計算,他最大任務就是要討好觀眾。(所以,當整晚他都因為耳機和咪有問題而對後台人員發脾氣時,我心想:「算啦,使乜勞氣,你企喺度唔郁我地都會幫你唱埋落去。」) 作為一隊曾經以販賣青春燥動、不羈妖嬈而俘虜人心的樂隊而言,這是非常唔型的,現為金牌監製的BernardButler更直斥一眾90年代 Britpop樂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glasto revisted

I was reading some random articles that mentioned Glastonbury and realized I didn’t really written anything about my 2009 experience because I was too lazy and too much happened those days that I didn’t know what to put down. 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n the road,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左右為難

像《武俠》中的徐百九,近來左腦與右腦交戰頻繁,現節錄如下。 左:我諗我有病。燥狂抑鬱之類。 右:何出此言? 左:成日上網睇埋哂啲社評啊、社運啊嗰啲文章,跟住就覺得自己好似好憤怒咁,覺得地產商同政府都係魔鬼,仲週圍撩交嗌tim。 右:咁係因為你生活太空虛,工作太無聊。好心你無嘢做就搵吓freelance、學吓睇住個市,唔好扮憤青,你超晒齡。Keep住忙,你就唔會亂諗嘢,會忘記自己啲憤怒。奴役自己,就是忘卻麻煩事的最佳方法。 左:吓,你唔覺得你呢句好貶義咩。你要sell我,都用「踏實工作,工作充實,自然唔會想一些不切實際的事」之類的正面字眼啦。 右:是但啦,一樣jei,你明咪得囉。 左:咁好消極喎。你唔驚自己似咸魚咩?你唔驚未來啲香港人會冇屋住?你唔驚第日香港成個大陸咁?你唔驚今日唔「做啲嘢」,第日啲自由同權利會逐漸被扼殺?你唔驚做錯事後返唔到轉頭?你唔驚搭飛機會撞機?你唔驚去日本會地震?你唔驚恐怖組織會炸咗成個地球?你唔驚有一日諗諗吓嘢就癲咗,拎起支鎗走去亂咁殺人? 右:你唔止燥狂抑鬱,仲有驚恐症同妄想症喎。無啦啦邊度搵支鎗啊? 左:總之就有病啦,疾病無分貴賤。金翅仆街鳥。 右:神獸已out,唔該唔好懶funny。超,乜你唔係富二代咩,你驚咁多做乜。地產霸權呢啲嘢,使乜你擔心。 左:說話又唔係咁講,個個都「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到自己的利益受威脅時才投訴就太遲了。你無聽過納粹黨的故事咩?同埋邊個話自己身受其害先可以出聲?係咁嘅話,啲尊貴嘅議員啊、官員啊,咪做少好多嘢? 右:OK當你有道理,咁你想點? 左:咁我又唔知喎。 右:X!你呢啲咪廢柴囉!咁多嘢睇唔順眼,又唔知要做乜。 左:Mind your tongue!我complain唔代表我無做嘢!不過覺得自己可以出嘅力太少jei!唔好好似啲商賈官吏咁搞分化,煽動左腦同右腦搞對立! 右:OKOK,我收回我個X。咁… 你得閒咪做吓瑜伽,靜吓心,做啲你覺得有用嘅嘢囉。 左:嗱,我feel到你開始打圓場喇吓。 右:你呢啲所謂討論,沒完沒了無結論架喎,講得多傷感情。 左:你敷衍我,我好hurt。 右:你情感好脆弱… 小心精神衰竭。 左:陪我睇醫生囉咁! 右:而家唔得閒,要去睇住個市先,你覺得啲匯豐仲追唔追得過呢……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