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Oct Films

看過《Real Steel》trailer的朋友都以為會是災難鉅片,結果完場出來都拍爛手掌,電影公司的expectation management做得很好。只是沒有想過一開場便能征服了我 – 以Alexi Murdock的<All My Days>作配樂,帶觀眾在美國公路上roadtrip一遍,而導遊是狀態一流、從未如此靚佬過的Hugh Jackman。機械人格鬥官能刺激一流是意料之內,但電影最珍貴的,還是那段沒有太煽情,剛剛好有小小觸動的父子情。無論是情人、父子還是朋友,最終大家還是想找那個記得你不愛吃burger,下次會不動聲色給你買一個burrito 的人吧。 雖然不是「初戀系」愛好者,但覺得《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還是很好看的。「沒有發生的愛情」永遠最浪漫,因為沒有發生,所以你十年後講乜都得。沈佳宜最後下嫁了一位叔叔,真是完全解釋和解答了她和男主角之間的問題。初戀,不就是一個幼稚的人,和另一個也很幼稚但以為對方更幼稚的人的遇上嗎。 有朋友懷疑《奪命金》大部分時間並非由杜生親自執導,我聽了以後都開始懷疑,因為看完也有覺得電影很「不杜琪峯」,也討厭那個「大團員結局」。基於杜氏在我心目中的既有 (負面) 形象,我不覺得電影是導演批判/關懷社會之作,我覺得他是在嘲笑「跌市有人仆街,升市也有人仆街」的無聊遊戲。這樣想的話,《奪命金》也算是貫徹了杜氏的黑色幽默。至於何韻詩的演出,有朋友認為是有其意旨,我覺得那樣解讀也未嘗不可,但肯定是無心插柳 – 她純粹是在遊魂囉。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就是大佬

心裡一直說沒興趣,但還是聽了大佬首張單飛之作。又幾好聽喎。  也証明了,大佬是不需要Oasis的。Noel = Oasis。《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絕對比Oasis對上兩場碟來得動聽爽勁,也贏晒細佬那隊我覺得很難聽的Beady Eye。  另,「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這個水蛇春咁長的名字,其實是Noel新組的樂隊之名稱。證明這個人鍾意夾band但又要掛自己個名出來,要群體生活又不願放棄自我,怪不得與細路長年狗咬狗骨。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DJ Spooky’s Rebirth of a Nation

One of those shows that you want to see because you think you should see, but don’t want to pay the high ticket price because you’re pretty certain you won’t get it. So when a free ticket comes knocking 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繼續K

1. 看了《唱K回憶錄》之後不久,在《超級巨星》看到一位16歲的小朋友以<All by Myself>參賽,唱得很肉緊。之後主持以半取笑的口吻問他唱的時候如何投入感情,小朋友回答,他會想像沒有朋友、沒有人關心的時間。主持人繼續似笑非笑。 小朋友連寂寞都被取笑,真慘。 2. 看完《超級巨星》之後幾天,因為朋友生日,唱了人生的首次「k buffet」。作為香港人,到了這個年紀才第一次唱k buffet,我覺得有點羞家。見到k buffet有得自助打邊爐,我差點想尖叫。原來30多個人一齊唱k,間房大得可以分組玩遊戲 !不過,咪高峰還是得四五個。我明明無份唱,但成晚要鬥大聲才傾到計,翌日還喉沙,成身好像俾人打咁痛。唱k,都是一年一次好了。 3. <紅綠燈>、<習慣失戀>和<至少還有你>等鐵膽果然有人點唱。成晚除了<螞蟻>外,好像沒有人唱過其他熱唱榜上的歌。可想而知大家是什麼年紀,哈哈。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September Films

Woody Allen萬歲!因為他拍了全宇宙只有他一個拍得出的《Midnight in Paris》,觀眾不會投訴他的天馬行空,只會陶醉在當中的瀟洒浪漫中,看《Midnight in Paris》直頭是一宗賞心樂事。男主角毫不掩飾地在演Woody Allen,我就沒有當過男主角是Owen Wilson,而是一路幻想Woody Allen後生三、四十年,唸對白會不會更快。由縱橫影壇半世紀依然迄立不倒的Woody Allen拍出不要追憶逝水年華,而要活在當下的大道理,有誰比他更有資格?  外國影評對《Contagion》的評價是不錯的,但撇開對香港及澳門的不真實、超低能、勁無知呈現,單從觀影樂趣來看,我依然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覺得這套電影「緊湊」,甚至「警世」。我甚至覺得這電影是沒有劇情的,它唯一的effect就是散播恐懼。我唯有曲線解讀電影的結局,來替我一直覺得是荷理活最叻最醒的Steven Soderbergh開脫 – 回到day one,女主角的公司大興土木,破壞自然環境,蝙蝠被迫遷徙,才遇上八字唔夾的肥豬,世紀病毒因而誕生。啊,原來《Contagion》暗地裡是講環保的!說起有關病毒傳播的電影,還是以真人真事改篇的《And The Band Played On》最深刻;也是時候找回說了要看很多年但還是未看《Angels in America》來看。  無意為《3 Idiots》扣上「對香港填鴨式教育當頭棒喝」的帽子,畢竟我相信印度的教育制度不會比香港好得幾多;Bollywood 的盛行,不外是現實太殘酷,電影主角經常在天堂般載歌載舞,是為解脫,《3 Idiots》像自我麻醉多於反省。(好奇一問,其實印度有沒有出產悲劇電影,或起碼會令人有少少不安的影片?) 我只是覺得,作為一套喜劇,它的所有橋段都超老土,但每一個笑位都work,劇情細節更是精心鋪排的,三個小時看得人又喊又笑,毫無悶場,我數不出第二套了。還有那個男主角,四十多歲演活一個廿歲仔的神髓,超級精彩。  朋友投訴《One Day》的小說比電影版細膩感人得多,我直頭覺得電影版是大災難,看見Anne Hathaway扮英國人便完全投入不了劇情。全片有兩個場面令我稍有感覺,都是女主角消失後出現的,一是男主角父親與男主角坐在電視前的一席話;二是男主角情敵一句「She made you decent, and in return you made her so happy」。《On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Leave a comment

唱K回憶錄

先不談唱K,談一下K歌。  開心唱飲歌、不開心也是唱飲歌,K歌最厲害的是令人對號入座的能力,順手拈來一兩句歌詞,彷彿唱盡了所有人的心事,原來大家連感觸都太相似。張愛玲說,現代人都是先讀愛情小說,後知道愛;我這一代連起承轉合的情節也skip了,一來便是「離」,還未約會便習慣失戀,沉溺過幾首情歌,便好像經歷過一場可歌可泣的生死戀,十幾歲的小朋友都以為自己嚐盡滄桑。我自然也是其中一位 – 中學畢業前都有把心愛的歌詞貼滿icq (!!!) info的習慣,遇到一句「嘩好中啊」的歌詞所得到震撼,比貼中了一條「嘩好中啊」的考試題目更持久。  然後好像有天覺得這些歌詞很無聊,便把它們全都鏟走了。《唱K回憶錄》中出現的一些歌,有的曾經讓人驚心動魄,重溫時卻覺得,「吓,乜D歌詞咁無聊嘅」。當然不是說流行曲沒價值,其實說來說去都只是在感嘆,原來青春期過了以後,真的很難入翻嗰個肉緊mode,七情上面地聽某種情歌。有時在電視上看見一些年輕偶像歌手陶醉地唱著他們的情歌,我甚至會想笑。寫到這裡,突然想起有朋說過,過了30歲後,他覺得音樂、電影、文學等精神鴉片在生活中的重要性越來越輕,你寧願第8次重看一套你喜歡的舊電影,也不想入場看一套新電影,免得投資了時間後,換來一場失望。大概K歌也有它的generation,我認識的那群,應該寧願唱十次《人來人往》或《紅綠燈》也不唱一次《洗澡》。雖然,其實我覺得《洗澡》幾好聽。  至於唱K嘛,我是從不喜歡的,甚至覺得無聊,但我的同學朋友都愛唱,所以間中都會當是聯誼活動出席一下,因此對劇中講的K場百態,還是很有共嗚。至於以一堆深澀空洞名詞把「唱K」與「中華文化」扯上關係的一段,我和朋友都覺得故弄玄虛。最後,是看了《唱K回憶錄》後越來越喜歡Carson。回家後找了他的blog,他寫的小故事還頗有趣。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