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1

流與下流

親愛的明哥在三月舉行了「新碟發佈音樂會」,那張「新碟」在七個月之後終於見街了,他卻走去開顧嘉輝致敬音樂會「明日之歌廳」,「順便錄埋下一張唱片」。明哥謂,他一向很off beat。我無所謂,off beat咪off beat,最緊要你肯唱,粉絲還覺得你off beat得很可愛。看著那張官仔骨骨、簡潔但華美的宣傳照,我還以為在這樣一個小場地舉行的「An Evening with Anthony Wong」,會是一個我恨了很久,很intimate,很classy,很簡單,有如Sinatra倚在鋼琴邊輕談淺唱一夜的「An Evening with Anthony Wong」。我錯了。明哥又怎會甘於當一台發燒翻唱機械呢。明哥要以電音玩顧嘉輝,為什麼我會驚訝呢,唉。 雖然我一廂情願希望明哥早日unplug自己,但我真的超級欣賞我的偶像依然堅持創新,和踴於與不同的音樂人/樂手合作。只是,當你off beat得來又off key,還要off得那麼令人汗顏,一班樂手像搭檯般各有各玩,編曲又說不上動聽 (ok,凡是不動聽的電音,我們就稱之為實驗吧),「歌廳」的setting又很「勁歌金曲錄影廠」feel (還有那些飛來飛去和推來推去的攝影機!),我實在說服不了自己這是一個精彩的演出。其實我不敢講,我真的覺得這是我看過的明哥live之中,最失望的一次。(覺得整晚最深刻的是以木結他伴奏的<心債>的,請揮手。) 不過,我覺得這個演出是否精彩,是-完-全-不-重-要-的。從明哥在台上異常的緊張便感受到,「顧嘉輝三部曲」對他的義意有多重大。死忠信徒有幸出席偶像人生中最要的一刻,高興都來不及呢。(又是那套「明哥斎企唔唱我都買飛入場」的論調 – sorry,支持明哥幾乎是最後一樣我可以安心讓自己盲目去做的事。有點像黑社會,對不對?) 當晚在音樂便第一時間跟湯C9買了大碟(突然想到,其中一個好處是可以避免在唱片店跟店員說「唔該我要一隻《拂了一身還滿》」,哈哈),回家急不及待拆開,心又涼了一截 - 那個大大隻字印著「DVD」三個字母的膠托,已經差不多甩脫了。唱片封套設計、造型、攝影等很有水準,但印刷和物料都很流,流到我以為自己買了隻內地版的唱片。新碟歌曲早在過去七個月全部聽過,新鮮感欠奉;加上當中有的是舊歌重玩、有一系列是劇場作品、又有已經過了氣的世界杯主題作品,感覺雜亂。還要(據說)是明哥回歸電音之作喎,我還以為,這將是我最不喜歡的明哥大碟。 結果,我又錯了。這張大碟,音樂越聽越好聽 (最愛「大紫禁城系列」,三首曲風迥異,放在一起卻連貫完整,感覺古典又優雅;<第二次青春>和<絕色>是明哥一貫的令人怦然心動),內容還越嗒越有嘢。不計<絕色>,整張《拂了一身還滿》就是近年活躍於微博面書的明哥,對南北對倒上游下流的觀察與回應。初聽<下流>不以為然,買碟後細讀歌詞,又看了明哥與周耀輝的對談,然後再聽明哥吶喊「他們住在高樓/ 我們淌在洪流」,我明明住在高樓,為什麼我會毛管戙呢?夭心夭肺的<紅眼症>篤中「風水輪流轉」的要害 - 昔日內地明迷聚在香港看明哥演唱會,今日明哥(連同他的人山人海)主攻國內開演唱會,我們港燦北上也嫌票價貴呢。唱片封套把<紅眼症>的歌詞印在銀色卡紙上,邊讀歌詞邊看著自己的紅眼更覺有贈慶之意。 另,這張專輯的詞人陣容是史上最強的吧,周耀輝林夕Wyman邁克何秀萍陳浩峰(排名不自覺地分了先後),不知無心插柳還是刻意安排,總之明哥最好的朋友又會填詞的,都榜上有名了(陳少琪和潘源良,對不起)。 我已開始神智不清(因為對著電腦太久還未放工),想不到怎樣為這篇entry埋尾,不如語無倫次來個提議吧,明哥,不如搵日出隻英文碟,你唱英文歌好好聽,上次看完Suede見到你,我差點借醉走上前同你講,「明哥,你唱<Saturday Night>好聽過Brett!」,出一隻unplugged的英文碟,慰藉吓啲fan屎,好無?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