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2011,無做過乜

突然又一年,象徵式回顧一下。 影// 星空 第一類型危險 乘着光影旅行 讓子彈飛 Real Steel Midnight in Paris 3 Idiots X-Men: First Class The Adjustment Bureau The King’s Speech 碟// 盧凱彤《掀起》/ 《掀起連場音樂會》 黃耀明《拂了一身還滿》 My Little Airport《香港是個大商場》 False Alarm《世界真係好撚大同》 低苦艾《蘭州蘭州》 麥浚龍《無念》 馬克白《Hands》 Modern Children《S/T》 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S/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false alarm 但願來世續緣份音樂會

演出是很精彩的,但直至阿靈電結他solo《皇后大盜》,我才真的有點毛管戙。很久沒有聽過這首歌了,達明/ 明哥的歌,還是周耀輝填詞的最入心入肺。也買了FA的「遺作」《世界真係好撚大同》,意料之外的超級喜歡,應該是因為那支色士風,特別是〈Bloodlove〉、〈小紅車〉及<喜二>,在街上聽到有點亢奮,哈哈! 共你悽風苦雨 共你披星戴月 共你蒼蒼千里度一生 共你荒土飛縱 共你風中放逐 沙滾滾願(但)彼此珍重過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2 Comments

1+1= < 1

Friends A and B got pretty much the same “problem” (or “situation” – I seem to be the only one who thinks it’s a “problem”). To put it short, one used to secretly wish her boyfriend would cheat so tha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我算是走路很急的人,起碼與莫太上街,每次她墮後的時候都會揶揄我「趕住去邊」。但因為這幾個星期咳到甩肺,行多兩級樓梯都會氣喘,所以我開始腳踏實地的一步一步走路,切忌追巴士,恐防氣絕暴斃。後來咳得太兇狠拉傷了心口過少少的肌肉,咳也要就住就住,說話不能手舞足蹈 (如果還有氣說話的話),不能伸懶腰,只能以「瞓棺材」式姿態睡覺,行路更慢、動作更小。然後上個星期還要給沸騰的滾水淥親左手,起了水泡兩個(現正換皮康復中)。作為左撇子,很多手部活動都要慢慢的、輕力的、溫柔的進行,即是平日洗手後習慣粗野地抹手,現在要小心地印乾雙手之類的動作。 「慢一點」就是我這幾個星期來的主題曲。慢慢吓我又覺得,OK喎,其實沒有什麼大影響,平日真的不用咁快。咁快,「趕住去邊啫?」 (相片:Sun Eskimos @ Clockenflap,最近密切留意的年輕樂隊。Clockenflap很正,儘管我不能歡呼、尖叫、跳躍和要將自己包到一隻糉咁。)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鐵路像記憶一樣長》

這是一個開宗明義的演唱會,我也是純粹抱著看明哥和Ellen的心態入場,單是聽到<一個人在途上>和<橄欖樹>已經覺得值回票價(還要是在團購網以半價買回來的票)。  還有想說,在這些文化場合要忍著唔咳近兩個小時,是很痛苦的事。現在我忍著唔咳打這些entry,也是很痛苦的事。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Nov Films

  當看了很多電影但太懶太忙太病不想打觀後感的時候,便會覺得微博很有用。但我不微博,所以不能搬字過紙140字湊夠當blog post。《殺手歐陽盆栽》、《In Time》、《Margin Call》令人失望;《Drive》的「一味靠chok」令我更加失望,《Tower Heist》意外地過癮,本來想講《星空》,但已忘了自己想講甚麼,只想說很喜歡這電影 (而我從來都不喜歡幾米)和五月天的主題曲(而我從來都不喜歡五月天)。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