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2

我諗… 我應該收聲

對於這個全城哄動、令人連續一個星期被明哥洗版的達明演唱會,我… 無乜嘢講。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黑色幽默

我和K小姐看完《香港式離婚》都崩潰了。太勁揪的劇本、太殘酷的觀察。以律師樓為背景的故事,帶出的教訓竟是法律精神:Suspects are innocent before proven guilty。真的要判罪,就要挖到事情的最底,也要承受真相有可能極醜陋。  這樣說好像有點不知廉恥,但在荒謬的現實中找笑點,我覺得其實我也頗在行。即是,明明是自己在跟人訴苦,但又會無啦啦自己搞gag揶揄自己。這可能是我僅懂得的、唯一的生存之道了。  很需要看一齣喜劇的時候收到了群仔的訊息,便一個人入場看了《Diva 先生的華麗戲劇教室》。林澤群氹人笑的功力從來不容置疑,過去幾年看了數個2onStage的作品,其實都是我看舞台劇以來最喜歡、最入心的。他最厲害的是氹完你笑後,又若無其事地道出一點點有關生活、甚至生命的很殘酷很荒謬的觀察,綿裡針似的拮你一嘢,但又有點黑色幽默,然後又繼續做回笑匠氹你笑。我常常覺得,林澤群在台上不像要show off的演員,也不是高高在上表演者,他像一個老朋友。  劇中diva說,「唔贏,都唔可以輸」。我還是覺得,世界沒有絕對的勝負,黑白中間的灰,才是最有味道吧。You win some you lose some,最重要還是keep it light、keep it gay。最好,還可以變得wise一點吧。

Posted in cult cult dei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The Wedding Present @ Grappa’s

盲頭烏蠅地去了看The Wedding Present,毫無情意結,但聽到這一首<My Favourite Dress>,主音不斷唱著「There’s always something left behind」,有少少感動。上網一查,原來這是一首有關出軌的歌,歌詞厲害程度媲美Amy Winehouse的< I Heard Love Is Blind>。 Sometimes these words just don’t have to be said I know how you both feel, the heart can rule the head Jealousy is an essenti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Leave a comment

溫室中腐爛

朋友在面書說,某天因為有人提起她死了4 個月的狗仔而眼濕濕的時候,頓覺自已原來是在溫室中長大,好幸福。 我都是在溫室中長大的。我甚至覺得自己連腐爛的過程也是在溫室中進行。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德福花園

這個跟尋你老味無關,是早兩個星期想起的。  某天我想起德福花園。出世以來便住在那裡,住了廿多年。突然想起,以前的德福商場內有一間精品店,好像叫什麼奇趣店/奇趣屋/奇趣坊之類。我總是在那裡買貼紙,也浪費了很多零用錢抽閃卡。還有一間德福書局,你知的,以前每個大型屋苑總有間以屋苑為名的書局,而裡面主力不是賣書,是賣文儀用品。還有一間戲院,大堂有條很豪華的旋轉樓梯通往影院,影院門口那塊紅色絨布又厚重又污糟。還有一個街市,可以買到新鮮的豆腐花,黃糖任加。  然後,我想了很久都想不到,現在德福花園一期的商場,有那間不是連鎖店。想不到。第二期還有幾間應該是獨立的時裝店。  我是不是又在懷舊,又要力撐獨立小店?不是吧,今天我已經不抽閃卡、甚少買文具了,這些店在,我也不會幫襯他們。新鮮的豆腐花倒是應該會經常買。  我是不是又要投訴香港是個(一式一樣)的大商場?也不是吧,我還是常常投訴,我現在住的地區沒有港鐵 (但是有合理地便宜和合理地好味的魚湯泡飯、串燒、粥店和豆腐花店)。而我知道,有了港鐵,那個地區自自然然會成為另一個商場,我也愛大商場的方便,其實沒資格投訴…… 喂,咪住,德福不嬲都是地鐵物業,點解以前得嘅嘢,而家唔得?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totally random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HKIFF 2012

《反種姓的歌聲》 四月一日去了遊行,不過這是三小時的紀錄片,遲了一小時入場也可以pick up翻。貧富懸殊、社會不公平的現象,放諸世界每一個角落也是一樣吧,片中接受訪問的大學生,一臉陽光的說相信在印度賤民被剝削的情況已大有改善,但導演追問他身邊有否認識任何賤民、能否舉出任何例子,他卻想不到。我們看不見坑渠的骯髒,便以為世界一片明淨。還有片內訪問不信奉任何宗教的一位人權份子,導演問他的女兒,既然沒有神,不怕被懲罰,那為何還要做好事。看著小女孩一臉純真地傻笑答不知道,我想很多人也會反問自己同一個問題吧。  很佩服導演花了十多年時間來拍攝這紀錄片,導演在映後座談會中表示,本打算等待片中追訪的一宗訴訟完結後,便可完成電影,誰知拖了那麼多年,被裁定有罪的卻不用受罰,整件不了了之,導演只好把這個結局呈現給觀眾。  《普京之吻》 戲劇化得像荷理活電影的紀錄片,看的時候我甚至想起大衛芬查。但想起這個年頭在「強國」有著如NASHI的青年運動,還是令人心寒。不過上網查找,NASHI剛在今個月被「wind down」了。  《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 看《反種姓的歌聲》與《普京之吻》的時候都令我想起香港,看《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我卻有點不懂反應。好像很多反思,又好像沒有什麼啟發。可能是因為我太不喜歡導演的感性vo了。思考,還是留待觀眾自已來吧。  BTW,很想The Pancakes在片中唱的那首歌快點收錄在唱片中。  《Taxi Driver》 沒有第一次看時那麼震撼,但能夠在大銀幕上看到這電影,還是很感到滿足。  《Shame》 看完《Shame》之後的那個週末,電視播譚家明導演的《父子》。第一次看《父子》時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就當是一宗家庭慘劇。第二、三次看時,開始有不同的感受,慢慢看到電影中不同的人物,感受越來越深。這個週末看到的,是一個人在善與惡之間掙扎時,很容易會輸。想做好但力不從心,是如影隨形的恥辱。  《Shame》的Brandon也一樣吧。其實好像整套電影也沒有出現shame這個字,但男主角「心有屎」的情緒卻彌漫在電影每一秒,Steve McQueen真是好厲害的導演。  另,Brandon對著真心喜歡的對象卻「有心無力」的一段,令我想起Wyman在明哥《明明不是天使》附送的「特刊」(其實不是附送,當年我在信和花了百多元買這本東西回家,明哥啲嘢都有人炒,勁。)寫道,「只要不是那個我愛的人,和誰都無所謂。」  《人山人海》 心情欠佳,走了去行山,浪費了$65。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拆禮物

我不喜歡禮物,禮物大部分時間只是別人以為你會喜歡的無謂東西,或純粹用來敷衍你的東西。  禮物最有價值的,是解開絲帶、拆開包裝紙、打開禮盒前的一剎期待,甚至忐忑。 有時,會淆底。 禮物拆開了,塵埃落定了,內裡是什麼都不重要,因為你注定失望。你會把禮物放在一旁,也可能會轉送給別人,剛巧合用的,才留著吧。  但那條絲帶、那張包裝紙、那個禮盒,我可以當寶的留著。  捨得拆開禮物以後,我知道很快便會退燒,大步檻過了。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