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幾個星期前開始腰痛,痛的程度是,由早到晚,每一秒都真切地感覺到自己條腰好痛。彎低腰綁鞋帶,甚至輕輕彎腰著褲,都頓成超高難度動作。「條腰好重要」,原來係咁解。但由於本性諱疾忌醫,又很忙,結果只好迫自己坐好啲瞓好啲,同埋勞煩莫太晚上幫手搽吓藥油,過了前所未有地疲憊過的幾個星期。  終於上個週末躝了去推拿,29號依然失蹤,隨便找了個女師傅按,她一見到我條腰便用見鬼般的語氣驚呼:「嘩點解你條腰可以歪成咁?」(好彩我趴了在床上,看不見她厭惡我條腰的嘴臉。) 煎熬了一個小時後,腰患明顯好轉,「重拾人生希望」,是一個毫不誇張的形容。然後工作間恰巧換了保護脊椎的椅子、迫自己游水紓展紓展、繼續坐好啲瞓好啲,我開始可以唔使就住就住來綁鞋帶。 然後有些時候,不痛了,我又忘了原來我是有條腰的。(我們大部份的注意力,都是放在看得到的部位,例如塊面上吧。) 那些曾讓你痛到夭心夭肺的東西,原來康復以後,可以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似的。  怪不得SM友說,痛楚令他們feel alive。沒有痛的感覺,只是be alive。 不過呢,痛快還痛快,做人還是腰板挺直,健健康康好。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more random notes

There are quite a few things I want to write down for the last few weeks but have been too busy and by now I forgot what I wanted to say already. Getting old, getting forgetful. Anyway here are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Leave a comment

夢 想去的地方 因為不變所以簡單

世事就是這樣,你九十九次看演出準時到場,九十九次都坐到發呆才開場。而你遲到的那一次,主辦單位卻突然良心發現,醒起守時是美德。於是,我們錯過了林宥嘉自彈自唱的<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  不過,OK的,有少少遺憾,才值得期待下一次。  雖然我不太喜歡《美妙生活》,但《神遊》演唱會是近期少數會期待的節目之一,除了因為喜歡林宥嘉,是覺得在紅館看一場演唱會,說不定有發洩的作用,畢竟紅館演唱會是萬人唱K的活動。儘管成晚吃鼻涕的他有些位還是危危乎,但當他開始唱<晚安>的時候,我在毫無防範的情況下急需靜雞雞掏紙巾出來…… 而我甚至根本不算特別喜歡那首歌!*  亦由於<晚安>唱得離晒大譜地好,緊接的<飄>有點比了下去,沒有了上次看《感官世界》時的震撼力。弦樂版的<再別康橋>及(估計)對歌者來說感受最深的<早開的晚霞>,再度令我驚訝林宥嘉可以有多攝人。我還是比較喜歡較為偏鋒、經常危危乎的林宥嘉。但有些時候,聽他唱一些掏心嘔血的歌曲,跟上萬人分享像<感同身受>般曾經差不多的情感,很有安撫的功效。  而最令我沾沾自喜的,當然是估中壽星明哥會當嘉賓。他介紹明哥的時候,說得很到肉。他說,你們香港人可能習慣了,所以不知道有明哥這樣的音樂人,是多麼幸福的事。如果林宥嘉懂廣東話,跟明哥合唱<親愛的瑪嘉烈>,那多完美啊。  這樣almost perfect,已經是最好了。  (*好笑的是,隔了一首唱<心酸>的時候,旁邊的卓0扮晒無嘢地拭眼淚,為免她要「就住就住」,我唯有confess「喂我早過你喎」。跟住佢話,「頂!唱<晚安>我已經開始喊,不過費事俾你問先忍住…. 點解會咁?!」而當時演唱會都未唱夠十首歌…… )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