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2

Before Sunset (the forgotten scene)

Stole a stack of book from Master Yee a while ago, including a book with the screenplays of Before Sunrise and Before Sunset. Re-watching both films may probably take me less time and is more enjoyable then reading it, bu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Crave

Went saw Wind Mill Grass’ production of Crave by Sarah Kane with high expectation and honestly not too impressed by the cast. But here are a few excerpts I’d like to put down for the record. All spoken by charact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the mess we are all in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his land was made for you and me

我依然覺得,她是香港 (甚至中港台) 最有潛力走得最遠的音樂人。她真的什麼都有了,不紅真的沒天理。當然,什麼是「紅」,每個人又有不同解讀吧。<遊樂場>是早前常常突然在腦內響起的歌,她以這首歌來結束音樂會,又聽到入心入肺了。 (現在承認中學時喜歡過謝霆鋒是一件很尷尬的事,不過,他的歌又真的總有幾首是聽到入骨的…… 中學時有個同學,我真的懷疑她每天會聽一百次<非走不可>。)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 1 Comment

Perfect Substitutes

昨晚突然想起,中學經濟科學過的一個概念 – Perfect Substitutes。簡單點來說,M記與KFC的炸雞翼便是Perfect Substitutes,M記加價,人們對KFC的炸雞翼的需求便會增加,KFC炸雞翼的均衡價格最終亦會上升。這是會考很常見的題目,我們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把標準答案寫在答題紙上。不過,我通常都會在堂上包拗頸,(當年)M記的咸雞翼怎能與KFC的巴辣香雞翼匹敵? (現在的KFC很難吃,M記的雞翼比較靠得住。) 現在我更加覺得,真實世界中根本沒有Perfect Substitutes這回事,有的只是M記唔就腳,或附近根本無M記,你唯有找一些差不多的東西,例如KFC,甚至祖樂比頂住癮先。 真正值得學的,是對事物perfectly inelastic的堅持。一是行多三條街,就是為了那盒junk food;一是索性不吃,never settle for bad junk food。 但實情是,我已經沒有吃M記與KFC好一陣子了。習慣了不吃,現在想起那種油膩,竟有點滯的感覺。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71

坐船出發到維園,前面位大叔預備了寫著「大話精梁振英」的氣球,以及哀我旺陽的紙牌,貪得意便拍下了照片。下船後一起過馬路,的士大佬看見大叔一身武裝,便把頭從車窗伸出來,直豎拇指大喊「支持你呀!」。那一刻,都不是不感動的。 從銅鑼灣至金鐘,訴求五花百門。有本來不打算上街的朋友,因為前一天有記者「問錯問題」被警察扣留而憤而上街;也有不打算上街的朋友,繼續不上街,因為他不是每一個團體每一個訴求都認同。我以前都會這樣這樣想,但今年對很多東西的看法都改變了。上街是你的自由和權利,就算你無訴求,也可以參與遊行,無人吹得你脹的。看見五花百門的街站,我反而覺得這個城市可愛,因而除了政治與經濟,香港還是有很多不同的團體關注著不同的事,有的很有意義,有的有意義得來甚至很有趣。 行到灣仔的時候,碰到很久沒聯絡的中學同學,他的團體正為爭取成立動物警察收集簽名,閒談間他說,過去幾年都主力搞動物權益的事情。然而他問我「呢輪搞乜」,我頓時語塞。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the mess we are all i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June Films

早前和某人談起,人的癖好/ 偏好 (我在迴避用「kink」這個字) 從何而來。我們沒有答案,但想起了,和世上所有爸爸一樣,莫生在我小時候喜歡用手指「鍊」著我鼻哥,而我被迫吸入殘留在他手指間的煙草味。然後我發現,外婆在的地方,週圍總是彌漫著某牌子的藥油味。然後在學校,有個長髮同學每次行過我身邊時,我都不期然大力一索,過了很久我才知道,那是某P字頭的洗頭水的味道。畢業後第一份工作,人品超級好的上司身上有一股(好像只有我嗅到的)奇怪的霉臭味,她每次走過來和我說話,我都只好閉氣,令我覺得有點內疚,而我都今天都考究不出那到底是什麼氣味。然後,我在北京把想起都會令人微笑的香水據為己有。最後我說服自己,沒有氣味的昇華,所有帶溫度的記憶,也可以很快地冷卻下來。 就像《Perfect Sense》中,人們首先失去嗅覺後,女主角的獨白所言, “Smell and memory were connected in the brain… Without smell, an ocean of past images disappears.” 冷不提防原來電影是以蘇格蘭作背景 (我頂!),把她拍得陰沉得來有點溫暖迷人,加上Max Richter的音樂,完全把我KO了。(另外想起小說《Perfume》以文字築起了主角的氣味世界,失明民謠歌手周云蓬的文章則以聲音和觸覺呈現出另一種生活感應,與我們一貫用腦和眼睛思考世界很不同。) 《The Dictator》比波叔好看,雖然我還是覺得他在抽水多於真的在諷刺。短小精悍的《車手》說不上非常精彩,但現在總之有「香港味」的香港電影,港產片死忠fan屎都力撐的了。唯一不喜歡的,是片尾曲太《Drive》了…… 另外,到了牛棚看《西夏旅館》,意外地容易消化。(通常我看完前進進的製作都是一頭煙地離場的。) 聽完朋友狂讚因為近來心血少而不敢看的《驚爆》,唯有希望它會rerun。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