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2

wall and eggs

星期日因課外活動而與以物易物平台執嘢扯上關係,在活動行行企企了一天。活動場面比想像中墟冚,大會預備的砵仔糕很好吃,Juppers對我們安排的live music反應很好,也結識了很多新朋友,還不要臉地與龐一鳴搭訕了。不過整天最令我離忘的 (突然覺得「難忘」這兩個字很小學雞),是在洗手間看見女孩試穿剛執到的一件襯衣,不停對在門口等她的媽媽說:「嘩好靚呀… 真係好啱身呀…!」然後在門口的媽媽點頭:「係啦,好啱你喎!」  都係嗰句,無論是執嘢還是執膠,很多好人好事在身邊發生,只是你有沒有看到和有沒有選擇參與。  也順便貼埋這首歌,昨天聽了好幾次,想起Kate Bush的<Running Up That Hill>。之前在網上讀到關於這首歌的報導:張懸透露,創作這首「玫瑰色的你」時,原想獻給社會運動者,之後卻發現這些行動者,總得到其他人的冷眼旁觀,讓她把這首歌視為另一種哀傷歌曲。拍攝MV時,她與導演密集開會,最後張懸沒出現在MV裡,但斥資百萬打造7個場景,創作充滿意識形態,她也希望大家「停止漠視」。詞曲很漂亮,除了令我想起一些人,也令我想起Elie Wiesel的說話:  “We must always take sides. Neutrality helps the oppressor, never the victim. Silence encourages the tormentor, never the tormented.”  “The opposite of love is not hate, it’s indifference.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微小說

某晚等K小姐時獨自喝了一支黑啤,瓶子上的招貼說每支啤酒上都印了不同的10字微小說。我360度檢閱了瓶子一次,找到一句完全唔明白的句子,我估那就是微小說了。隔天我嘗試用幾句說話說了個故事,題為十年,BoB聽完揶揄是電影橋段,令我好失落。看來我是沒資質當作家的了。 左腦:有見什麼人嗎? 右腦:沒有。 左腦:怎麼可能?你那麼好,怎會沒遇上人? 右腦:遇過,但不知對方在想什麼。 左腦:跟對方說嘛,不問,怎知道。 右腦:(心想)  _________?               (口講) 跟你吃頓都嫌浪費時間的人,應該對你沒有興趣。 左腦:嗯…… 是的。 而當晚喝完黑啤後,亦令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本來已經寫了一個很長的entry,但最近太長氣了,不如撮為兩句: – There is nothing as “too good to be true”. There’s just one big generation gap. – I always lov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otally random | Leave a comment

浪蕩紳士 @ Fringe Club

好像很久沒有去過Fringe Club,裝修了都唔知。新場地非常正,好適合聽啲要hea住來聽的音樂,哈哈。在北京看過一次浪蕩紳士的演出已經非常喜歡,終於有機會看他們的專場,比想像中更精彩,featuring Henry Chung的《礦工》和伍卓賢的《選擇》勁好feel,這可能是今年so far看得最滿足的音樂會。之前完全沒有留意四位麻甩樂手原來那麼有型,加晒分,哈。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小休

以前去旅行,住得越近旺區越好,最後一落樓下就是銅鑼灣。現在去旅行,最好竹林深處人家。今次住到山旮旯咁遠,很滿足,咁大個人都未咁密集式對住咁多蟻蟬蟲蜜蜂蜘蛛蜥蝪蜻蜓蝸牛水甴曱…… 

Posted in on the roa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July Films/ theatre

《The Dark Knight Rises》沒有上集精彩,但導演野心真的超強,當中很多歷史、社會reference,令人看得心寒。我甚至覺得Batman在電影中無甚重要性 ,Robin走出建制,才是導演對當下的回應。看完整晚很不安,和令我想起我更喜歡的《V for Vendetta》和《Fight Club》。人民起義、重整秩序是聽到都令人熱血沸騰的主義,但佔領城市、炸了股票行和國會後怎樣重建和重建什麼,電影不會拍出來,因為不夠娛樂性,《The Dark Knight Rises》算是潑了盆冷水吧。但另一個想法是,電影恰當地討好了所有階層立場的人,喜歡搞革命的痛快地搞了一場注定失敗的革命 (忘了誰人講過,烏托邦注定失敗,因為人類每向前行一步,烏托邦便會往後退一步 – 烏托邦是鼓勵人類進步的過程,而非終點),而覺得抗爭是阻住住地球轉的一群,又可以揶揄「搞搞搞,咪又係搞到一鑊粥,最後一切無變!」。再另一個想法是,觀眾們想得太多了。對這些大片的宏大concept越來越麻木,因為個concept大到根本無人睇到big picture,最後淪為「阿媽係女人」式的空談。都係睇翻Ken Loach實際啲。  《The Amazing Spiderman》,單看Andrew Garfield已經值回票格。當然,我看的是2D版啦。《When Pigs Have Wings》令我想起很喜歡的《No Men’s Land》,但比下去就很遜色了。今個月最好睇的戲,是唔覺意在YouTube看了一小段後超好奇要買DVD煲的《Nine and a Half Weeks》,開場10分鐘即入最愛系列。  另外,看了《紅》,HKREP的現代翻譯劇,向來都是很可靠的。故事主題是有點陳腔濫調的新vs舊、個人vs 比生命更大、商業vs藝術、永恆vs當下的爭論,但劇本沒有故作高深、煞有介事地讓角色發表演說,看得很舒服,而且舞台設計和音樂都很出色。我認識HKREP很多時就是這樣,永遠不會有驚喜、不會有shock,但又永遠不會讓你割櫈離場。

Posted in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