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Repost – FB Random

(1) 對上一次看Pixar原來已經是5年前的Toy Story 3,昨天看了Inside Out,某一兩幕眼淚不聽話地硬要跑出來,但又覺得摷袋搵紙巾樣衰,只好以最少幅度的動作隨手抹去就算。其實就是簡單不過的道理:快樂便把記憶好好留住,悲傷必須找友好傾訴,憤怒便發洩出來 (preferably on死物),尖酸刻薄disgust之時以幽默感包裝一下cynicism,面對恐懼唯一方法是了解,因為你恐懼的通常不是你明白的東西,而是在黑暗中的uncertainty。 學得透徹便升仙,但會很悶;學習中的生活很豐富,很多東西跟人分享;拒絕學習處理情緒,做一個100%的正面撚,或是一個負能量超標明明有好事發生都可以趕走的人,其實很趕客 – 你可能很沉溺自己的自我感覺良好或emo人生,但做朋友或情人其實很有壓力,也很無癮。 (睇完戲想起陳慧嫻的<把悲傷看透時>,但 youtube 沒有,所以找了張眼神 fanart。) (2) 話說有人說想看Jurassic World,眉飛色舞地憶述人生第一次入戲院就是看Jurassic Park,7歲的他驚到標屎,那隻T Rex大概define了他的童年。但其實我連Jurassic Park都沒有看過,於是被吩咐要重溫第一集。結果昨晚終於在另一個朋友家看了Jurassic Park,那隻T Rex一出場便覺得很流很想笑,卻想著那個7歲𡃁仔雙手掩面又忍唔住在手指罅偷看銀幕的情景。That moment is priceless。(而我最早的戲院回憶是老豆帶我去睇Batman Forever ,之後買埋隻soundtrack聽Kiss from a Rose,同埋覺得U2好難聽。)  越長大越冷血,被電影音樂文字震撼的時刻買少見少,炸晒成個銀河系我都無動於衷。然後整天想起這首歌。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