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on the road

things in my head wandering the world

kebab // connection

這個title,我想用好耐的了。不就是去到世界每一個角落我都吃的東西,與想尋找的東西之嘛。(不過呢,電影就不怎麼樣了。) 相片依舊在此。 時間 20120819 – 20120903  終於,一個人去一個超過兩個星期的旅行,成為很奢侈 (以及越來越奢侈) 的事。也可能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令我認真看待在土耳其的時間。出發前在土耳其、澳洲與柬埔寨及老撾之間猶豫不決,其實不是衡量「去那裡比較好玩」,而是思量「你仲頂唔頂得順」。但也不能想太多了,連一向不喜歡我一個人週圍貢的莫太也在餐桌間叫我「咪出去行吓…… 囉」(「散心」兩個字懸在半空,我覺得她是不敢吐出來,哈!),這個假期,是絕對不能浪費掉的。  不徐不疾的兩星期,證實一個人去 (比較) 長途的旅行,始終是我的黃金時間。土耳其,竟然是我的best trip ever。(Or 懶偽文/中女mode的說,土耳其是我的「三合一」 – eat, pray, love?哈!跟朋友一直都很疑惑,到底峇里有什麼魔力。) 地點 Istanbul – Safranbolu – Ankara – Cappadocia – Pamukkale – Fethiye – Istanbul  繁華喧鬧的大都市生活,寧靜樸素的小村莊,令人目眩的自然奇觀,熾熱的陽光與蔚藍的海灘,深遠混雜的歷史文化宗教傳統,我大愛的Kebab與烤魚,以及最重要的好人好事,都可以在這一個國家找到。(而且很affordable!)  而你明知的,通常最想得手的梗是唔work,但已經在半空看過日出的奇石林、吃過肥美的燒魚、浸過好咸的地中海了,還想怎樣?  人物 光頭怪客,請飲茶的哥哥,唱片店老板,巴士搭訕,煮飯叔叔,5年沒見的台灣朋友……   我一向覺得,有回教底的國家,應該很安全。而我在土耳其也覺得很安全,一個亞洲女生在當地旅行,直頭有女皇級的待遇,好客的男女老幼,對你好奇之餘,也樂於幫助你解決問題,甚至offer更多。例如,在精品店講講吓價講到坐底飲茶、然後老細見你餓走了去煮飯俾你食;唱片店東主整天拍烏蠅,不介意你拆晒架上的唱片試聽hea足一天還開埋啤酒請你陪他抽煙吹水;糖果店哥哥見你倒屎咁早在街上等巴士,招呼你入店坐還奉上熱茶,等等。這兩個星期令我再次相信好人好事的存在,和他們的有益身心。(而回家後的一星期,也親身經歷了香港最美麗一面,真的覺得這城市要變天了。) 當然,你也不要太介意土耳其男人死握著你的手唔放、或經常含情默默的望住你問「a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n the road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小休

以前去旅行,住得越近旺區越好,最後一落樓下就是銅鑼灣。現在去旅行,最好竹林深處人家。今次住到山旮旯咁遠,很滿足,咁大個人都未咁密集式對住咁多蟻蟬蟲蜜蜂蜘蛛蜥蝪蜻蜓蝸牛水甴曱…… 

Posted in on the roa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怕死都要周圍遊

跟不同界別的人仕提起我從未去過曼谷,他們都覺得難以置信。我幻想可以這樣回答他們:「Oh well,我放假通常去巴黎食個high tea、過紐約shop吓ing、喺馬爾代夫游吓水咁,泰國唔啱我。」(我肯定這是在辦公室犯眾憎最極速的方法。) 講笑啫,入正題囉…… 嗯,但其實這個假期是沒有正題的。思前想後,發現其實沒有什麼地方是現階段真的非去不可,也不想去長途旅行。其實最想去吳哥窟,最後卻去了曼谷及大阪,兩個完全沒有agenda、沒有景點的地方,為的本是食買訓,但最後發現雖然兩地隨街都是美食,但自己的胃沒有想像般大;雖然曼谷購物平靚正、Made in Japan精緻如昔,但我沒有什麼需要買;酒店張床好舒服,但為了那該死的早餐也沒能每天睡到自然醒。最爽的,大概是晚上與大師「對酒當歌」吧。事後檢討,發現我真的非常喜歡自己嚇自己 – 兩次旅程分別乘搭泰國東方航空及印度航空,兩者都被人在網上插爆,簡直是有命返屋企都要還神嗰隻,再被莫太危言聳聽兩句,我真心擔心。在芭堤雅,晚上搭不知名的交通工具回酒店怕被謀財害命;在大阪,機場列車駛過大阪灣時,我會幻想「嘩如果而家地震有海嘯,我地實死梗喇!」;晚上睡覺時,又會覺得好似地震緊咁。我真係好怕死。  No man needs a vacation so much as the person who has just had one. ~ Elbert Hubbard

Posted in my life as it is, on the road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glasto revisted

I was reading some random articles that mentioned Glastonbury and realized I didn’t really written anything about my 2009 experience because I was too lazy and too much happened those days that I didn’t know what to put down. 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n the road, sight and soun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Beijing, Again

本來沒有打算寫這篇,但太多時間要謀殺了。 早兩個星期有幾天突如其來的「假期」,想去泰國,莫太卻嚷著要到北京看鳥巢,便無啦啦的出發了。原來這已是我第四次到北京,溫度依然是接近冰點。下榻一間旅遊書曾介紹的boutique hotel,就在工體西路對面,酒店隔離就是北京最有名的member bar,行過馬路就是cocobanana、babyface、唐會等夜店。其實我連vic也未去過,這類超大型夜店實在不是我杯茶,也無精力約朋友帶我去見識見識了。(雖然,莫太話如果我同朋友去,佢都有興趣跟埋一齊去……) 其實沒有特別地方要去,主要是帶莫太行吓食吓咁,驚訝是沿鼓樓大街走到南鑼鼓巷,短短幾個月已經面目全非,開始大量清拆工程,很多餐廳店舖亦已易手,切身感受到這個地方變得有多快。三里屯北區亦差不多落成,似乎頗多香港沒有的品牌,CdG就還未開。最近還有Frank Gehry首個在中國的展覽,參觀完才驚覺幾年前在布拉格看到的古怪建築是他設計的荷蘭國民人壽保險大廈。在黃昏人煙稀少時在昏黃的燈光下逛這個小區,很有在歐洲的感覺。(行翻過d,便又變回香港 – 已經被IT攻陷了的香港,很神奇的) 也首次逛了798的UCCA,無論是展覽還是餐廳的食物都非常不錯,最近主打劉小東的展覽,右面那句quote也是從這個展覽偷回來的。不知下一次回到北京是何時呢?

Posted in on the roa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求求其其是是但絲路小旅(下)

「敦煌文化是顯學,但她最寶貴的遺跡,其實散落了在英、法、美;對她最有研究的地方,是日本。」這些都是我參觀過莫高窟後才知道的事,也讓我首次為中國不懂好好保護自己的文化遺產而感到痛心。參觀過莫高窟,我認定這是我到過的「中國著名旅遊景點」中,最值得參觀的地方。已經完全忘記了為什麼我會突然有到敦煌的衝動,也忘了為什麼我會突然對莫高窟產生一種狂熱,在參觀之前已買了一本書,惡補有關莫高窟的歷史與洞窟背後的故事。看了那些資料,雖然參觀當天只能進入其中十數個洞窟,但單是這十數個洞窟,便把千多年的朝代更替、藝術演進、宗教民生變遷呈現出來,漂亮及宏偉得令人吃驚。 當我讀到過去一百年,窟中的歷史文物不斷被外國人掠奪,除了(繼續)為中國人的「唔爭氣」而揼心,也首次為文物的破壞而痛心。要知道,當年有探險家很有創意地用特製的膠紙把牆上的壁畫粘走了(!),也有戰時囚禁在洞中的俄羅斯戰俘把佛像上的金泊刮了下來 (?!!!!),據說現在最珍貴的莫高窟文物,分別在大英博物館、法國國立圖書館與哈佛大學。我一向覺得「旅行要逛博物館」這回事是有點overrated了,著名的博物館一般展館繁多,多是走馬看花;小一點的博物館,貪戀名牌的遊客們又看不上眼;沒有興緻的話,踏出門口的一下已可以完全忘掉看過的展品。大英博物館我逛了好幾次都沒有逛出什麼頭緒來,但現在我首次後悔,早幾年懂得欣賞敦煌文化的話,便可在大英博物館好好參觀一翻了。(當然,這個醒悟最大的啟示是,未來可以有一個較堂皇的「目標」再戰歐洲。) 扮完為我國文化遺產被掠奪而痛心疾首的熱血青年,是時間回到一貫的風花雪月。在敦煌首個晚上在沙洲市場吃串燒,打算落單之時看見隔離檯坐著兩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本著搭訕無罪的心態,我盯著她們手上的串燒,以「唔好意思,請問你們的羊肉串是大、中、還是小的?」打開話題。難得她們也非常nice,二話不說便叫我坐過去,跟她們一起吃。兩個女孩,一個白晢漂亮,明顯是聰明外向的那個,說話較多;另一個有點胖胖的負責附和,穿著老夫子t-shirt吃過不停,是典型的開心果,everyone’s best friend那一種。談起各自去過的地方,二人雙眼發光,不停討論曹操墳墓的真偽、《蘭亭集序》真身到底在誰的陵墓、漢唐歷史與盜墓行業的「蓬勃」,我還以為她們是讀歷史的,她們說「高考讀過,所以記得」。我頓時汗顏,又回到這個旅程的小醒悟:如果對歷史文化國情多點認識,旅遊實在有趣得多 – 除了可溫故知新、增廣見聞,吹水也可以大聲一點,哈哈。玩,也是需要做功課的。 敦煌的西瓜實在便宜、杏皮水的確生津解渴、羊肉手抓飯的確好吃,在鳴沙山首次體驗沙漠的浩瀚 (縱然只是很少的一片沙漠),遇上懂說日、粵語的駱駝導遊,也算是難忘的事。從敦煌回北京,經過蘭州一片看不見盡頭的黃土地,想著還沒有到的新彊,很倦,但又蠢蠢欲動起來。這個求其是但絲路系列開首說過不要再在大陸乘火車嗎?就當我沒說過。想著周云蓬的《綠皮火車》,等待著下一次《人在囧途》,遇上好玩的事和日後可細味的過客……

Posted in on the road, rolling in beijing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求求其其是是但絲路小旅(中)

早一陣子,CCTV其中一個最熱的話題是西部大開發10週年。我看著電視上不停重播西部地區欣欣向榮的片段,「哦,中學時到雲南、貴州『考察』,考察的不就是剛拍板的大開發計劃嗎?什麼南水北調、西氣東輸、消除交叉剪,那麼快便10年了?」然後就傳來甘南洪荒的消息。甘南藏族自治區那邊據說很美,在敦煌遇上的滿腳蚊爛的女俠也跟我說著那邊風景有多怡人,但我連最簡單的西藏也不願去,又怎會乘要走10個小時崎嶇山路大巴去看一些明知自己沒有心情覺得驚艷的風景? 又不知說到哪裡了。鏡頭一轉,先回蘭州。蘭州有什麼玩?我答不到你,她在歷史上的角色反正也只算一個驛站,但我頗喜歡這個地方,感覺當地人laid back一點 – 我到網吧問老闆怎樣可以買到黃牛火車票,他很努力地替我想;我在巴士站問路,在旁的大叔搶著答;乘巴士不會被人左推右擁,我甚至見過有人主動讓座。雖說當地民風純樸,我卻在火車站目擊搶嘢事件 – 路過車站,耳邊傳來女子大叫聲,抬頭便看見一個年輕的男子拼命地跑著,後面是一男一女追著他。年輕男子不要命地跑了出路面情況超混亂的馬路,女子只好停步。同行男人趕上了,眼見追不回錢包了,回頭便埋怨女的為何這麼不小心,給人搶了錢包。我是頭一次看見這樣的事,只有把自己的旅行包抱得更緊,急步走回酒店。 再問一次:蘭州有什麼玩?還是不懂答。但我到了兩個當地公園,可以不斷往上爬,俯瞰全市風光,看看黃河的那種公園,感覺良好。公園裡設置了很多「荔園式」的山寨遊戲,例如把小朋友放入氣球,充氣密封後踢他們落水任他們碌,還有很多露天桌球,我看了好久,反正又不是有其他地方要去。啊,還有把你從一座山滑到另一座山的吊索 – 我買了票,坐了上去之後發現原來座山真的很高、兩座山的距離真的好遠,我腳軟了,然後乞求老闆讓我退票。老闆的面不算太黑,也算是當地人laid back的另一個體現吧。蘭州牛肉面我沒有吃,反而西安帥哥沒騙我,當地的烤肉的確不錯。坐在市中心最旺的步行街吃著大娘餃子,看著那些香港人現在不屑行的百貨公司、在廣場踩roller的潮童、父母週末拖著子女行街食飯的場面,我好像回到了90年代初的香港。不單是說經濟發展的步伐,還有我成長的步伐啊。90年代初,還是父母放假會帶我和哥哥到尖東行街食飯的日子,我每星期最期待的日子。拆卸中的新世界中心,是我第一次吃鐵板燒的地方。我家裡也曾經有過一對roller鞋呢! 關於蘭州,想說的就是這些。這是一個沒有絲毫特別的地方,但總是想寫一點什麼記錄一下她。可能,就是因為她讓我想起我心目中的香港吧。

Posted in on the road, rolling in beij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