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啖好食還是要食

食色性也。在未領悟色相之好之前,食是生命之全部。可能很多年後才發現,輕狂時錯過了什麼。

一:Kebab connection

無啖好食還是要食,頭炮當然是我的最愛… Kebab!

第一次吃kebab是跟巴士團那次,到巴黎的時候,識飲識食又識玩的導遊J好像是一到埗就說要到拉丁區,帶我地食好嘢咁話。這個好嘢,當然就是kebab,我都不記得自己要了雞還是羊了,只是記得那卷圓錐形的kebab上,還堆著熱辣辣的薯條,這個好嘢,實在好惹味。J說在英國生活以後,便愛上了這種又平又好正又飽肚的食物,還曾經在香港開過一間kebab,不過做唔住,收檔了。這是我與kebab初次邂逅。

次年在倫敦,又是拉著J衫尾飲飲食食,其實之前我也試過在Leicester Sq吃過kebab,卻總是覺得不是那種味道,我以為是正常的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但這次跟他到了Camden Town一轉以後,我還以為以後不會再在其他地方吃kebab了。熱辣辣、有點juicy的肉、好像幾新鮮的大量蔬菜 (洋蔥! 勁多洋蔥唔該!)用香軟的薄餅皮而不是我討厭的彼德包包著,還有可以選勁香辣惹味的醬汁,一口咬下去,啲肉汁同醬汁會在底部唧晒出來,搞到你成手都係,狼狽非常,但又喜歡它吃得哪喳。還有即時炸起的薯條,點上mayo,店員不過份親切但又不致無禮的服務… wow!之後我還是會時不時特登搭車去食這裡的kebab,臨回港那天,真是搭地鐵由SE搖到NW去食的 (當然還有行未火燒後欄的Camden Town啦)。不過,不要問我這間店怎樣去。由於太忘我於大吃大喝之中,我從來沒有抬頭看過它的招牌,相也沒有影過一張,地址更加唔使問。總之,地鐵站上到地面唔好轉去market方向;轉左,好似好雜嗰條街,一間幾大間的英式酒吧隔離。我都知呢個direction好廢。一係咁,你下次去倫敦,請埋我去,我親自陪你去食又點話?

在英國,或正確點講是全歐洲,吃什麼都貴,最平的一是中國餐,二是pizza,兩者我在香港都吃了廿年,得到選擇三- kebab,當然愛不釋手。後來在灣仔工作,公司附近有3間質素不俗的中東/ 土耳其餐店,自然成為lunch/ dinner/ 宵夜鐵竇。我懷疑,最近回歸修頓,kebab是誘因之一。

今次 (其實已經就快是一年前的事了)旅行因為是一q清袋之行,吃得平是必然的。我想,基本上每到一站,都肯定有一餐是吃kebab,或類似的東西。(中東餐、土耳其食物etc,有相為証的。連續兩日在紐約街頭行了一大餐最終都是吃街邊的kebab、在北京吃了一次唔好食的kebab、在巴林吃了一次好「的式」的kebab後,我想我以後到了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會找這種食物吃。起碼,和我去旅行的會被我迫吃kebab,在香港跟我吃飯的,也是吃kebab。

至於kebab conncetion,唔好講笑,真的有這套電影的。在柏林看到那張poster的時候,就知道一定要看。雖然,看到的時候是咬著currywurst,電影,到今天還未看到。

二:食自己

常聽人說backpackers住hostel自己煮嘢食來慳錢,我到現在還是半信半疑。我計過,一個人煮嘢食,除非你喜歡揹著半斤柴米油鹽周遊列國,又或者你食得好寡,否則站站買的話,成本同出街食餐平的,其實不是差太遠。而且,一個人日日煮,太麻煩,也煮不出什麼花樣吧。所以,一個人的時候,我是很少煮嘢食的。兩個人,三個人,甚至四個人的時候,我也是很抗拒煮嘢食的。人多意見多,如果連條意粉要打直放落煲定打橫放都要拗餐死,我寧願餓死。試過四個人在廚房,我有一秒以為四個女人真係會為咗一堆意大利粉(而唔係一個意大利佬)而開火。可能我個人太求其,要煮的話,把所有東西整熟就是了,又難免認真煮食的人見到我會火滾。最誇張的一次,是在Bergen寄居朋友的朋友家,他們兩兄妹由零做起,由開麵粉、整餅底至搓肉丸一手包辦,焗了一個pizza俾我食 (我好似有幫手搓肉丸)。另外一次,有個意大利傻婆煮了兜al dente的意大利粉俾我和當時寄居的host食,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後來屋主話我知,傻婆用了差不多一大支橄欖油來煮這三小碟意粉,怪唔之得咁好食 (我有幫手刮芝士!)。不過,有相為証,食我煮嘅嘢,食你唔死。我食咗朋友煮嘅嘢,都一樣死唔去。

三:食錯嘢

到北京要吃填鴨、到慕尼黑要喝啤酒、到悉尼北海道要狂拆海鮮… 這些簽名式活動,遊客們做了當然好滿足,但很多時,這些名物其實不是真的那麼好味,有時,還會好難食,我估是因為唔識窿路搵食掛。(BTW,澳門人係唔食葡國菜同葡撻的,德國人日常也甚少吃豬手。) 例如,我食過最正最足料的西班牙海鮮飯是在倫敦,在丹麥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是一種名叫Langos的匈牙利小食,真係聽都未聽過,我本guide book又冇提過。老細說是用薯仔做了個餅底然後拿去炸,炸完在上面鋪上自選的餡料—聽落冇乜特別,right? 你啱,真係冇乜特別。呢樣咁無乜特別嘅嘢,已經是我在丹麥吃過最好食的東西。(另一樣,是壽司。好像你在溫哥華吃到的加洲卷,其實在加洲和日本都唔會搵到一樣,我去的那間日本餐廳,是越南人開的,那些辣辣的乜卷物卷,在香港我就未食過了。) 奇就奇在,這個所謂匈牙利小食最吸引我的,明明是上面那一灘墨西哥肉醬,真係亂食嘢,食錯晒啲嘢……


Out-fo Langos


吃我我很冧的西班牙薯片山

四:好又一餐

第一位:有留意這個blog的朋友,可能會記得我曾經在由Helsinki到Stockholm的豪華遊輪上,邂逅過一位台灣帥哥。由於船票是免費的 (火車証包埋),大家又呻在北歐無餐好食,我們決定到扒房豪食一餐 (其實是倒蝕翻俾船公司)。帥哥除了會說法文,還會搖紅酒。可恨沒有拍下他的模樣,只有他半隻手的留影…

第二位:high tea @ york

有些事,一生人一定要試一次。真的,一次就夠有突了。


幾百蚊吃了個蛋撻和幾條手指咁粗嘅三文治,我豈有此理。

第三位:在英國要吃fish and chips嘛,和朋友在Harrods的「food court」(這個字會不會貶低了它的身價?) 徘徊了幾個圈,還是決定人一世,物一世,豁出去。(其實,我們只是在有錢人的food court吃了個小食…) fish and chips就真是麻麻地了,那個我從來不懂得怎麼發音的法國海鮮湯,卻是十級美味。


飲個small size嘅湯,啲海鮮都多到會食飽肚。

榮譽大獎: Kong @ Paris

這一餐,埋單沒有想像中貴,感覺卻是最五星級。第一次一個人外遊,遇著一個講得出做得到的團友,便有幸第一次見識了這樣的hip dining。不過,我唔hip又唔型,這些事,又是一次夠了。


Philippe Starck的設計/ 成班人影相多過食飯

五:唔好又一餐

多餘,你以為我真的會俾自己捱餓?「當想年」的回憶一定是最甜蜜的,所以莫太成日將「以前麥奀記啲雲吞麵好食啲」排在口唇邊,當日的「唔好又一餐」,現在隔了成年先post翻出來,回味翻咬過嗰個又硬又無味嘅白麵包,都會話係米芝蓮級數啦。


呢盒嘢是在Bergen超市的熟食櫃檯左指右指買回來的,其實只是一pet飯和兩塊魚餅肉餅咁大把,以為超市會平,但好像都收了我食舊水。


Ljubljana的horse burger – 平靚正。至於是否真的馬肉,就無從稽考了。


呢盒嘢就真的是唔好又一餐了。學人懶悠閒咁去central park野餐 (一個人,野什麼餐?!),在附近一間勁多白領的超市self-service food court買嘢食,諗住乜都食吓咁,又夾了我成舊水。結果那個淡綠色的湯,原來是凍的,味道就真是忘記了,總之就是難飲,那個lunch box,大部份都是凍的食物,很惡頂。那時候才發覺,中國人(定係淨係我?)真的要有熱食落肚才安樂。

其實最惡頂的食物,吃的時候一心只厭惡著它有多惡頂,都冇影過相。最記得一次真係食到想嘔的,是在挪威慳錢而自製的熱狗與煎魚餅 – 其實都唔係真係咁難食,只不過是買材料的時候是一pack腸、一pack魚餅與一pack熱狗包咁買,一個人週圍走,唯有一次過整晒所有嘢食pack好晒,然後早、午、晚三餐都是吃一模一樣的東西。雖則話唔係太難食,但亦都唔係好食,食足三餐,真係見到都飽晒,越食越氣餒……

後話:食食食食食,講了食那麼久,為了什麼?我是極討厭寫食的,真心對飲食文化冇乜研究,喜歡食,不等於喜歡寫食。不過,這次和一個朋友一起重回Camden Town,吃了個dognut,她突然很開心很滿足同我講:「終於完咗個心願!」我從來唔知原來這個小小的dognut是她的心願,千里迢迢花了這個多時間精神積蓄心血,因為一個小小的dognut,而有完滿幸福的感覺。

事後檢討,當然覺得冇上次咁好食。回憶,總是甜啲、香啲、軟啲、冇咁油膩的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